•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赵姬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2:00   


    「…啊!…啊!…啊!……」寒风飕飕中,划过一阵隐约的女子淫叫声,回荡在冷清清的窄巷里,令人听得不禁忘了寒冷而火热起来。
      「哼!嗯!」男子火红的脸庞,用力的呼喝声,还有满身的汗水,为斗室里增添了无限的暖暖春意。
      床上仰躺的少女看来不会超过二十岁,却有着一副妖艳勾人的脸庞、凹凸玲珑的身材,以及柔嫩滑手的肌肤。她把一双雪白无瑕的大腿叉开、高举着盘缠在男人的腰上,随着男人奋力的顶撞,她那丰腴的双峰,便如波浪般前后地摆荡、跳动着。
      男人赤裸的上身露出结实的胸肌,古铜的肤色让汗水润的晶光发亮,有如天兵神将一般。男人青筋暴露的手臂,紧箍着少女浑圆的臀部,配合着下身的挺进而猛然凑合,可想而之他俩接合之处,必然是紧密得水泄不通。
      在一阵急遽的动作、尽情的呐喊、激烈的震颤、连续的抽搐……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是,「嗯!啊!」的娇柔之声,彷佛还在巷道中忽隐忽现地萦回着……
      ※※※※※※※※※※※※※※※※※※※※※※※※※※※※※※※※※※※
      战国未期,在赵国首都─邯郸的一条窄巷里,不分昼夜都是人山人海,喧哗笑闹声不绝于耳,因为这里是灯红酒绿的欢乐场所。由于艳窟林立,美女如云,因此引来各方三教九流之人物,聚集于此寻欢作乐。
      众妓中,有位艳冠群芳的美女,名叫夤姬,才十七、八岁。她不但年轻貌美,体态婀娜,就连歌舞也是整个邯郸城中最优美动人的,因此大家都称她为赵姬。不仅是邯郸城所有男子;就连有耳闻艳名的人,都极想一睹她的丰采,甚至企盼能够一亲芳泽。
      可是,赵姬却有个怪毛病,不管是那位客人,即使付再大的代价,她也只陪他一夜,事后就不再加以理睬,毫无情面可讲。赵姬就这样夜夜洞房换新郎,这不仅让她财源滚滚,也让她在男人的心中,保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及挑逗性,更满足自己对性爱的新鲜感。
      直到赵姬遇到一位魁梧英挺的男子之后,她竟一改往常的作风,不但不再接客,还只一心一意地守着他。这名扭转乾坤的入幕之宾,年约三十,长得一表人才,身体壮硕不说,床上功夫更是堪称一流,肉棒不但粗壮有劲,而且耐力十足。在一次的接触之后,赵姬就得到了空前绝后的愉悦,如鱼得水的再也离不开他了。他就是吕不韦。
      吕不韦是秦国阳翟(河南省禹县)的商人,因为善于买贱卖高,所以积财无数。当吕不韦贩商经过赵国时,闻得赵姬艳名,便跃跃欲试,结果当然是宾主尽欢。此后,他们不分日夜,只要一见面就是乾柴烈火,不管何时何地就是一阵天昏地暗,彷佛深怕错过了良辰美景似的。
      最大胆、离谱,也是最刺激的,恐怕是这一次──吕不韦与赵姬共骑一马,赵姬在前;吕不韦在后。吕不韦掏出挺举的肉棒,赵姬背对着吕不韦,让肉棒深插在蜜穴里,再放下长裙盖住,然后策马漫步邯郸城,旁人不知只道是情侣共乘散心。随着马踏颠簸、震动,肉棒每每重抵花心,让赵姬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中,就高潮连连,几次还晕眩得几乎落下马来。
      ※※※※※※※※※※※※※※※※※※※※※※※※※※※※※※※※※※※
      有一天,吕不韦碰巧遇见子楚,一问之下,才知道子楚是秦国送来赵国的人质,目前寄居于邯郸。原来,子楚乃是秦国太子安国君的儿子。虽然子楚是堂堂秦国的王孙,但是却不受疼爱,在邯郸的这段日子裹,秦国不但不支助他的生计,甚至还不闻不问;更惨的是,因为秦国经常侵略赵国,而使得他也得不到赵国的谅解。在这种两面不是人的生活里,自然他就显得贫困而落魄不堪了。
      吕不韦一知道子楚的困窘情况后,不仅没有轻视他,反而立刻想到一个获利千万倍的生意──帮助子楚登基立位(※路人顿悟:原来商业界的政府献金、抬轿,吕不韦是始作俑者)。结果,吕不韦把全部的财产都拿出来,一半交给子楚,让他能够广为结交各国的贵族名士,使得他的声名大为远播。
      另外,吕不韦用另一半的财产,去?购各种的奇珍异宝,带到秦国去,经由华阳夫人的姐姐而晋见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是安国君的正夫人,因为她没有子嗣,因此,吕不韦尽量在她的身上下工夫。吕不韦不断以子楚的名义送礼,以利诱华阳夫人立子楚为嫡嗣。
      经过一番努力,吕不韦终于如愿以偿。安国君的同意立子楚为嫡嗣,安国君和华阳夫人,不但厚爱子楚,还请吕不韦当他的老师。事成之后,吕不韦还特地替赵姬赎身,把赵姬带在身边以便于天天淫乐。
      ※※※※※※※※※※※※※※※※※※※※※※※※※※※※※※※※※※※
      这日,吕宅设宴,款待诸国的贵宾和名士,为的是庆祝子楚被立为嫡嗣。酒宴会进中,吕不韦为了让宾客能够尽欢,特别请赵姬出来歌舞一曲。
      当美妙的乐声一响起,赵姬出现在舞池中。赵姬舞步轻盈、姿态优雅、眉目传情,引得全场的宾客惊为天人、赞赏不已。
      尤其是子楚,僵着脖子,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直全神贯往地凝视着赵姬。表演完毕,大夥儿都在私底下不断地谈论、称赞赵姬的舞技时,子楚却还痴痴地凝望着空无一人舞池,一副心荡神驰的模样。
      吕不韦一看,连忙关心的问:「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扶您到房里休息一下?」
      子楚才顿然觉醒:「啊!对不起,我失态了!」子楚又喃喃自语:「不过,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美如天仙的女人……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她那轻盈飘逸的舞姿,更是我所不曾看过的……她已经把我迷得六神无主了!」
      吕不韦一听,暗呼不妙,心知子楚必定是喜欢上赵姬了,只好不动声色。
      子楚又接着说:「唉!我真是羡慕你啊!吕兄!每天都有这位绝代佳人陪伴在你身边侍候你,你真是有享不尽的艳福呢!如果我也有她跟在我身边,那我宁可抛弃王位,和她一块儿逍遥自在地游山玩水……」
      吕不韦心想,这下子真的糟了个糕!果然,子楚马上要求吕不韦,请赵姬来陪他喝几杯酒。吕不韦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再请赵姬出来。
      隔不多久,赵姬换了衣服走出来,对着子楚说道:「赵姬向公子请安!」一边说着,一边施礼。
      赵姬的穿着打扮、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地妩媚动人,看得子楚目不转睛,几乎忘了呼吸。见过世面的赵姬,自然知道子楚的醉翁之意,更因为子楚是王孙,而且又是一表人才,因此赵姬也就很乐意地坐在子楚身旁侍候。还为了让子楚对自己更加着迷,赵姬更是极尽狐媚地表现出最优美、迷人的一面。
      过一会儿,赵姬向子楚告退。而子楚却还是一副遨游于幻海中的模样,不仅丝毫不感受到别人的存在,更是已经浑然忘我,只一心一意地想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赵姬。
      吕不韦在一旁叫了好几声,子楚才回过神来。子楚马上一脸正色的对吕不韦说:「吕兄!我心里明白你对我的恩情如同山高海深,甚至可以说是比我的父母亲对我还要好。可是,我还是想向你提出一个不情之请,请你务必成全!」
      吕不韦虽然心里早已料到,子楚要说甚么,但也只有尽量沈住气,故做镇定地说:「您有什么心事,就请直说吧!」
      子楚的声调几近哀求:「请你把赵姬让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否则我真会疯掉的。求求你,请你成全吧!」
      吕不苇虽然已经知道,可是这会儿,脸上却更显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真的愣住了,半晌也答不出话来,并且不自觉地拉长了脸。吕不韦一脸凝重的神倩,有气无力地说:「您真的对她那么着迷?真的已经爱上她了?」
      子楚不禁将上身往前移动,深怕吕不韦不相信似地猛点头说:「只要能得到她,我甚至可以不要王子的地位!」
      这时,吕不韦的心情无比沉重,想了想,只好无奈地说:「唉!为了您我的前途,我已经拿我自己所有的财产作为赌注,如今您却又提出这样的要求,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子楚高兴得脸上立刻露出笑容「你答应了!哈!哈!哈!………」
      ※※※※※※※※※※※※※※※※※※※※※※※※※※※※※※※※※※※
      当天晚上,吕不韦和赵姬正在卧房中亲热,房里昏黄的烛光显得十分温暖,但是吕不韦的心情却是沈痛的,他对赵姬说:「唉!今天是我们的最后一夜了!」
      精明的赵姬心里己猜出是怎么回事,却还是故意装糊涂地惊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不要我了!」
      「那儿的话,我怎么舍得丢下?不管呢?只是今天子楚一看见?,就喜欢上?,还要求我把?让给他,而我又怎么能拒绝他呢!」吕不韦忧心忡忡地说。
      赵姬内心虽然暗自欢喜,外表却还是装得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既然事情已经成定局,为了你,我也甘愿牺牲我自己。只盼望如果有一天子楚嫌弃我;不要我的时候,你能够再把我带回你身边,照顾我。」
      吕不韦「嗯!」了一声。赵姬接着说:「这已经是我们的最后一夜了!还是赶紧把握这短暂的几个时辰吧……」
      话没说完,吕不韦就马上吻着赵姬的嘴,并且慢慢地解开她那半透明的衣裳,温柔地抚摸着她玲珑的胴体。
      在烛光不是很明亮的房间中,吕不韦与赵姬如痴如醉的,在床上享受着男欢女爱的美妙滋味。吕不韦吻着赵姬,赵姬主动地将小舌送入吕不韦的口中,而吕不韦则不断的吸吮着赵姬口中那醉人的津液。
      虽然在热吻中,但是彼此的双手并未松懈,吕不韦首先将赵姬的衣裳给卸了下来,双手在她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着。赵姬也解开吕不韦的腰带,让他的衣服宽松着,然后双手也在他的肩背、胸膛……抚摸着。
      吕不韦的嘴,离开赵姬的朱唇,袭向乳峰。或轻咬、或舌舔着赵姬那粉红的乳尖;而手指则在阴户上不断拨弄着。这一连串的爱抚动作,使得赵姬开始呻吟起来,爱潮开始像洪流般的涌出。
      吕不韦略为起身,把身上的衣服尽除,然后反方向的俯卧在赵姬身上,低头就舔着眼前的阴户;而那粗大的阴茎,就刚好在赵姬的眼前。赵姬毫不犹豫地张嘴含住,啧啧有声地舔拭、轻啃,还用手玩弄那垂下的阴囊。
      吕不韦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含着,但是每一次的感觉都是那么的令人兴奋,那一股?麻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赵姬忘情的挺着下体,让吕不韦的舌头滑入体内,他的舌头灵活的在阴道壁上旋转、刷过,这种感受比肉棒磨擦时更细腻、更准确、更能搔到痒处。赵姬的嘴里要不是塞着肉棒,这时候可能会大声的嘶喊起来。
      淫欲高张的赵姬,激烈的扭动身躯,嘴里不停几近哀求的呻吟着:「嗯!…
      不要…不要再逗了…韦郎…快…快点插…入…嗯……」
      吕不韦扶起赵姬,指示她趴俯着,高撅着臀,吕不韦要从后面做狗兽之交。
      赵姬的这种姿势,把整个阴部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吕不韦眼前。
      赵姬的阴户早已被唾津、淫汁濡染的一片湿润。吕不韦连忙扶着翘得老高的肉棒,对准了赵姬的?洞,先顶触着那颗红润的阴核,一番磨蹭的挑逗,然后便急挺腰臀,只听得「滋!」一声,肉棒便钻进她的阴道里。
      「啊!啊!」赵姬尖叫着,弓着背、反曲着双手,用指头把两片阴唇拉开,不知是不满意肉棒插不够深;还是肉棒太粗不得不以手掰开洞口。
      吕不韦在奋勇挺进时,看着肉棒进出的情况,有点讶异着赵姬神奇似的?穴。吕不韦觉得以手指探入时,觉得?穴紧箍着手指;现在以比手指几倍粗的肉棒插入,?穴仍然也是紧箍依旧,女人?穴的伸缩弹性限度竟然是如此大(※他还没想到,当年他也是从那里躜出来的,嘻!)。
      吕不韦使出「九浅一深」、「缓入疾出」、「先轻后重」……等方式,尽情的抽送着。赵姬一撞一出声的呼叫着,随着身体前冲后迎之势,垂挂胸前的丰乳,也一前一后的摆荡。低一点时,乳尖会磨擦到床垫;弧度大时,会拍打着下颔,这都会让赵姬感受到另一种淫荡的快感。
      吕不韦清楚的看到,肉棒在动口进出的情形;也看到赵姬阴户外的阴唇在翻开、靠拢、内挤;还有赵姬随着抽动而在蠕动的另一个小洞──肛门,一圈暗红色的皱肉,呼吸般的开合着,彷佛在吸啜,又彷佛在唠叨。吕不韦童心为泯,玩兴大起,把大姆指润润唾沫,就往赵姬的后庭插入。
      「啊!干甚么……嗯!」赵姬正陶醉在快感中,突然感到肛门一紧,彷有异物插入,连忙惊声问道。但随着吕不韦插入半截大姆指,即让赵姬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舒畅,紧密的压迫、充实感,让全身一阵寒颤、痉挛、抽换。
      赵姬僵硬着身子,在一阵「…不…不要…不要停…啊啊…」的呼喊声中,阴道里便是阵阵暖流,把他的快感高潮推上云霄幻境。
      吕不韦觉得赵姬的阴道壁激烈的在收缩、蠕动,彷佛在咀嚼、紧捏着肉棒一般,又有一股股突如其来的热潮,让阴道里的肉棒简直是爽得妙不可言,忍不住的精门一松,「嗤!嗤!嗤!」浓郁的热精便一泄如注,喷洒在阴道四处。
      吕不韦跟赵姬无力的交叠着,彷佛已接合成一体,爱抚着彼此的肌肤,慢慢等待高潮退尽,存蓄着下一回合的精力。
      ………吕不韦不禁疑惑,又有点嫉妒地看着自己的大姆指:想不到它竟然有如此神奇妙用………
      ※※※※※※※※※※※※※※※※※※※※※※※※※※※※※※※※※※※
      隔天,赵姬果真被送到子楚的宅邸。
      跃跃欲试的子楚,迫不及待的拉着赵姬往寝室跑。未等站定子楚就搂抱着赵姬直呼:「我爱?!我爱?!……」
      赵姬挣开,顽皮地,轻轻拍打着子楚胯间那凸起的帐篷上,娇媚的说:「你真的等不及了吗?让我看看…你有多爱我!…嗯!…」赵姬坐在床边,脸上露出挑逗的微笑。
      子楚听了赵姬的话,立刻会意的脱掉身上的衣物,露出引以为傲的大肉棒,向前迈了一步,肉棒跟着跳动几下。
      赵姬真是见猎心喜,看那子楚的身材并不比吕不韦魁梧,但肉棒却比吕不韦的大得多。看得赵姬直幻想着,这根肉棒要是插进淫穴里,可真是解气极了。想着想着,赵姬的阴道竟然开始湿润了!
      赵姬用手心掂掂子楚的肉棒,媚笑着说:「它可真是想我,哦!」然后把嘴唇贴在龟头上,用舌头轻轻舔着龟头上的细眼。
      子楚站在床沿,近乎粗鲁的从衣领处,拉开赵姬的衣襟,赵姬扭动上身让衣裳滑落,露出有雪白香肩、酥胸及丰乳的上半身。动作中,子楚的肉棒仍然在赵姬的嘴里。
      肉棒的搔痒、酥酸感让子楚好几次,几乎忍不住想后退,可是赵姬的嘴唇紧紧夹住龟头根部,双手又环扣着子楚的后臀,让他不能,也舍不得动弹。子楚浓浊的喘着气,双手在赵姬的背脊上摩擦。
      赵姬抬头看着涨着红脸的子楚,说:「来,现在到床上,躺下来……」声音虽然很清柔,子楚听来却有如严厉的军令,乖乖的仰卧在床上。赵姬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上床跨骑在子楚的头上,用双腿夹住他的脸,自己的红唇正对着他的阳具,头一低,又舔上了。
      赵姬压在子楚鼻子上的阴部,不停地渗出淫水。子楚看到一片凌乱的阴毛,甜美的芳香从鼻子里直传脑海。子楚张开嘴伸出舌头舔着赵姬的阴户,淫水顺着他的舌头流下。
    kkbokk.CoM
      赵姬淫荡的磨动下身,吃吃地说:「你,喜欢我的阴户吗?」说完便把子楚的肉棒全根吞没。
      子楚嘴上压着赵姬的淫穴,想说“是!”也无法出声,只得:「……嗯……
      嗯……」一阵乱哼。赵姬把喉咙抵住子楚的龟头转磨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使子楚几乎要达到高潮,全身直颤抖。
      赵姬发觉这种情形立刻从嘴里吐出肉棒,用手夹紧阴茎根部,说:「不!还不能射出来,我要慢慢的疼它,你不能猴急!」然后,好像要冷却温度似的,在龟头那里吹着气,弄得子楚又痒又麻的。
      赵姬又将阴户,紧贴而用力的从子楚的嘴唇、喉咙、胸膛一路唰下来,最后停在小腹上。两人的阴毛交缠着,而子楚的身上也沾满了赵姬的淫液,发出了湿润的光泽。子楚腰劲一使力,坐了起来,从背后紧抓赵姬那对丰满的双乳揉捏着。
      赵姬任由子楚抚摸着双乳,然后慢慢地抬起屁股,把手里的肉棒对着自己的阴户,先在阴唇、阴蒂上乱磨一阵,让龟头沾满淫液,再慢慢的放下自己的屁股。「啊!……喔…」当子楚的龟头进入阴道口时,赵姬舒畅得把上身向后仰,头向天呼喊着。
      当龟头刚滑入阴道时,子楚迫不及待的下身急挺,让肉棒快速的全根没入赵姬体内。火热、紧束的阴户,让子楚不禁「唔!唔!」的吼叫着,握着丰乳的手不自主的又加点力道。
      「嗯!…好…好大…喔…」赵姬觉得阴户满满、胀胀的,而且肉棒还在里面抽换、抖动着。赵姬以的肉棒做中心,把臀部向前后左右磨动着,肉棒不但刺激着阴道内壁,就连阴核、阴唇也让肉棒的根部揉得美妙至极。
      随着赵姬磨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子楚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彷佛将要被折弯、被拗断。一种被虐待似的快感,流窜子楚全身。
      赵姬全身开使冒汗了,她把磨动的臀部改变为上下起伏,急速又有劲的让肉棒深入撞击着子宫。粗长的肉棒,每每深抵膣内,让赵姬时而以为肉棒穿肠而过,抵达喉咙处。
      「啊!啊!」子楚受不住这一轮猛攻,一阵乱颤喷出了精液。受到强烈精液的冲击,赵姬甩动散发,嘴里出尖叫声,然后就倒在子楚的身上,身体有如中风般,不断的抽搐、痉挛。
      赵姬并拢着双腿,把浸淫在蜜穴中的肉棒夹紧,享受着馀波荡漾的滋味。散落在子楚脸上的长发,散发出甜美的芳香,有效地缓和了急遽的呼吸。
      精疲力尽,硬度渐失的阴茎,从赵姬的阴户里,带着汨流的秽物,滑落出来!
      ※※※※※※※※※※※※※※※※※※※※※※※※※※※※※※※※※※※
      当赵姬被送到子楚的住宅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怀了吕不韦的孩子,可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却从未会向任何人提起过。如有神助的,赵姬竟坏了十二个月的孕才生下了政。因此,子楚丝毫未曾怀疑过,以为政就是他自己的孩子,并且马上立赵姬为正妃。政,也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秦始皇。
      不久,秦兵进攻赵国,邯郸的局势也显得特别紧张、危急。吕不韦担心赵国会因此杀了子楚这个人质,致使自己的一切计画成为泡影。于是,吕不韦在冷静思考之后,就花了一大笔的钱,收买了所有监视子楚宅邸的将士,暗中保护子楚。
      又为了安全起见,吕不韦还把子楚乔装成马车的佣夫,把赵姬和政藏匿在马车的行李堆中,让他们逃离赵国,并且平安的回到秦国。
      这次子楚能安全归国,安国君和华阳夫人不但欣喜不已,也更是敬重吕不韦的相助与机智。子楚回国后的第七年即王位,是为庄襄王,赵姬也自然成了王后,吕不韦则官拜宰相之位,并且封为文信侯。
      赵姬在跟了子楚之后,就一直没再跟吕不韦往来,以免引人注目,而坏了她的前途。更何况,子楚在房事方面的功夫比吕不韦更行。于是,当赵姬面对吕不韦时,总喜欢摆出一副高尚不可犯的庄严神态。尤其是当她当上太子妃之后,更是始终保持着太子妃应有的端庄举止,对吕不韦更是一副不予正视的表情。这一点,是吕不韦万万没想到的,只是越来越觉得赵姬已不再属于他的了,似乎完全变成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由于赵姬在肉欲方面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并且有增无减,几乎天天都缠着庄襄王不放。当时,庄襄王为了使秦国的国势能够更强盛,每天都得治理万机,一天下来就耗费了不少心力、精力。但是,一回到寝官,赵姬又开始施展她的媚功,不断地引诱庄襄王。
      直到庄襄王忍耐不住了,一个猛虎扑羊,把欲火高涨的赵姬攫住,恶狠狠地撕掉她那若隐若现的薄裳……然后,赵姬乐得不断尖叫……
      两人就因为如此荒淫无度,使得庄襄王在位三年就一命呜呼了。
      庄襄王逝世的时候,政才十三岁就继承王位,而赵姬就顺理成章地当上太后。这时赵姬才三十二岁而已,也正是所谓不可一日无男人的狼虎之年。
      ※※※※※※※※※※※※※※※※※※※※※※※※※※※※※※※※※※※
      庄襄王在世的时候,赵姬一直对吕不韦不理不睬。但是,当庄襄王一去世,赵姬又不甘寂寞的去引诱吕不韦。这时候的吕不韦为了顾全大局,深伯万一东窗事发,被聪明绝顶的政知道了,那后果将真的不堪设想。
      所以,吕不韦只好劝宾太后收敛些,希望赵姬有所警觉。
      不料赵姬却耍着少女脾气,撒娇的说:「我不管!当初你要把给子楚的时候,曾经亲口答应我,只要他不再爱我、照顾我,你就会把我带回你那儿,好好地疼爱我、照顾我。如今,他人都已经死了,你却狠心不理我,你叫我怎么活嘛?
      」赵姬红着眼眶,大声地喊着。
      吕不韦深怕别人听到,只好暂时答应了。虽然,因为政的年纪还很小,不懂事,使得赵姬一点也毫不忌惮,但她那种淫荡又大胆的作风,直叫吕不韦招架不住,却也一时无计可施。
      当时,有一个叫做嫪毐的人(他本名叫嫪大,只因秦国人称呼没品德的人叫“毐”,所以都叫他“嫪毐”),因为阳具大而挺硬,邻里附近的淫妇女们争着与?大做爱。吕不韦听得传闻,便差人找嫪毐来,准备把他当挡箭牌介绍给赵姬。
      当嫪毐来时,吕不韦不但很好奇,也十分有兴趣,就要验验他的阳具到底如何。嫪毐朝着吕不韦四周的部下望望,再看看吕不韦。聪明的吕不韦马上知道他的心意,就遣退他的部属。
      嫪毐察看四周确实没有人之后,他才露出他的宝贝(生殖器)让吕不韦瞧瞧。原来他的阳具能够直挺挺地穿过桐木制成的车轮,把肉棒当车轮轴,腾空转动车轮,还顶着行走,肉棒却毫发无伤。
      吕不韦一看,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心中更是暗暗称奇叫好,心想:「这下子,赵姬不仅高兴,而我也可以解脱了,真是天意啊!……就让嫪毐应付赵太后吧!免得害我以后遭致祸端……」
      吕不韦很快地,就把嫪毐拥有奇特妙绝宝贝的这件事告诉赵姬。赵姬光听说而已,就听得垂涎欲滴、淫液横流,迫不及待的就叫吕不韦想办法让嫪毐进宫。
      吕不韦就串通嫪毐,让他假装犯奸淫之罪必须阉刑,遣入宫中为宦侍,再贿赂行刑者放水。如此一来,嫪毐就名正言顺的是赵太后侍臣,暗地里却是赵太后宠爱的面首。
      ※※※※※※※※※※※※※※※※※※※※※※※※※※※※※※※※※※※
      看着眼前那支大肉棒怒昂昂的,少说也有近一尺长、三寸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拳头般大,赵姬目瞪口呆,像在安抚一头正在骚动的野兽般,既爱且怜地轻轻抚摸着。赵姬真想含着它,却不知从何下口。
      其实,嫪毐也不是只凭着神奇宝贝而吃遍四方,对付女人他真的有一套。
      嫪毐让赵姬仰卧在床上,一双手既像按摩,又像抚摸,在赵姬雪柔的肌肤上灵巧的动着。搔、抓、揉、压、搓……让赵姬全身的触觉来不及分辨,究竟现在嫪毐的手正在做甚么动作,只是一阵阵的舒畅。
      嫪毐还把唇舌,贴着赵姬从头到脚,细细的亲舔一遍,最后停在她的阴部。
      嫪毐拨开乌油油的阴毛,把嘴唇贴到阴唇上接吻着,还用舌头撩拨凸出的阴核。
      赵姬的手一直也没放开过嫪毐的阳具。
      当嫪毐俯在赵姬身上时,只见赵姬双颊飞红,媚眼如丝,欲情完全流露在她娇艳美丽的脸上,心神却早已飞上九霄云外了。嫪毐流露出嘲虐的神色,腰臀一用力,大龟头及肉棒就进去了三寸多,然后再慢慢地缓缓的“挤”入。
      「啊!」赵姬紧跟着一阵惨叫,彷佛时光又流回她那处女的第一次,那种永难忘怀既甜蜜又哀伤;既期待又受伤的刺痛。不过,很快的赵姬的?穴慢慢在适应了,她也开始浪叫起来了。
      抽送中的肉棒,彷佛更加的暴涨,但也因为丰富的淫液在作润滑,使的抽动顺畅无阻。嫪毐紧紧的压在赵姬丰满的肉体上,一手紧紧的扣住她的香肩,另一手猛抓她的乳房,手中喝喝有声的呼着气。嫪毐的肉棒在赵姬的淫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
      赵姬只是娇喘如牛,媚眼微闭,全身不停地颤动,享受着阵阵快感猛上心头,真是欲仙欲死,而蜜穴里的淫水也不断的往外冒,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嫪毐凭经验,知道赵姬快达到高潮了,遂把双手紧紧搂住她肥嫩的臀肉,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用足了力气,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击在的子宫上。
      嫪毐使出最后绝招,抱住赵姬把身体挺直,肉棒就像串烧的竹签一样串插着赵姬的身体。赵姬此时舒服得魂飞魄散,双手双脚死紧紧的缠在嫪毐的身上,不住的抖动着,子宫一开一放,猛吸吮大龟头,一股淫精喷泄而出!
      嫪毐脸上出现了胜利的笑容,抖动下身,让肉棒一阵冲刺,此时赵姬觉得全身魂魄已离身而去了。嫪毐作最后一顶,然后便静止不动,许久……赵姬脸上惨白的,早已昏眩过去了。
      ※※※※※※※※※※※※※※※※※※※※※※※※※※※※※※※※※※※
      赵太后对嫪毐的宝贝甚为满意,而从此就日夜缠着嫪毐不放。当然,也因此让吕不韦得以解脱。
      隔不了多久,赵太后竟坏了嫪毐的孩子,但是她怕事情被张扬出去,就和吕不韦商议。吕不韦就想了一个办法:「这样子好了,我们先找一个卜卦算命的人来,买通他,让他故意卜个假卦,说是太后您最近玉体欠安,一定得移居到雍城的离宫才能使玉体复原。这样一来,嫪毐也可以跟着您去了。」
      于是,嫪毐就跟着赵太后到行官去躲避一阵子,并替替嫪毐生下一个儿子。
      不料,隔了一年,赵太后竟又替嫪毐生了第二个儿子,到这种境地,她竟一点也不知要节制。
      当时,由于赵太后十分宠爱嫪毐,所以嫪毐就逐渐地掌握赵太后所拥有的政权,而成为一位相当重要的政坛人物,并且他也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还养有食客千馀人,声势直逼吕不韦。也因为嫪毐权势过大,又不知有所节制、收?,所以难免树大招风,招致人怨。
      当政逐渐长大之后,开始能够统理政事时,有一个人,因为对胶毒恨之入骨,于是就向政告发赵太后和嫪毐之间的丑闻,以及嫪毐并不是真正的宦官。因为赵太后迷恋于他,于是就假藉身分瞒混进宫来。还说他们正阴谋地计画着,想要把皇上废掉,立他们自己的儿子为天子口……
      就这样,政开始起了疑心,并且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搜集证据。而嫪毐一得到这个消息,知道事情一定没那么容易解决,因此想先下手为强,就在行宫举旗反叛。可是,嫪毐并没得逞,还被处以五马分尸之酷刑。而他们所生的那两个儿子也因此被杀。
      秦始皇念于赵太后是生母,不能降罪,就把她送到贲阳宫去。从此不但不再有入关心她,而且在贲阳宫还必须过着被软禁的生活。
      另外,秦始皇也查到吕不韦跟赵太后也有一手,于是免去他相国的职位,也为了顾及他是自己的亲父,因此只要他隐居在僻壤的地方,终其一生不得再出来做官。这下子,吕不韦算是也栽了个筋斗,所以他看破了红尘,服毒自杀了。
      据说,当赵太后被移送到贲阳宫之后,一直到去世,这段漫长的十年岁月里,她竟然还是不改往昔的作风,经常引进各式各样不同类型的男子,整天沈溺于色欲,毫不觉得厌倦。
      并且,这时候的她,又开始恢复她十七、八岁时,在邯郸那条小巷的欢乐场所中所保持的怪脾气,也就是:每次必定和不同的男子做爱,凡是她玩过的男子,以后绝不再加以理睬。
      经过十年,赵太后逝世,享年五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