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淫霸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1:42   


    淫妙观在江湖牵起不少风波,身为观中主持的极乐师太,虽年近五十,但依然
    美艳动人,而旗下的“八天娇”,更是貌美如花,媚态十足,令男人们神魂颠
    倒,甚至不惜冒精尽人亡之险,都要一试。但她们的所作所为,令江湖正义之
    士,热血沸腾,誓要铲除┅

    男人和女人,谁人是床上的霸主?
    “淫妙观”的极乐师太,就令近百壮汉,死在她的肚皮上。
    她虽然年近五十,但皮光肉滑,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
    淫妙观亦成为达官贵人常去的淫窟,因极乐师太手下“八天娇”,床上媚功令他们
    享尽乐趣,所以神力门的俊男铁力威,这日和师弟谭玉川就要去闯淫妙观。
    “这极乐师太专吸取壮男采补,假如我俩杀了这淫妇,一定扬名江湖!”
    铁力威十分有信心∶“我们今夜三更摸入观内,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谭玉川有点迟疑∶“这种邪魔外道,以我们的武功,恐怕不能抵敌!”
    铁力威拍拍心胸∶“以我的神功,应可令妖女逐一殒命!”
    两个青年侠士,趁夜色摸入观内。
    大殿静悄悄的,铁力威先行,他想跃入那座欢喜佛後搜索,但神像前的地板突然裂
    开┅
    “哎唷!”铁力威掉下六尺深的陷坑内,一阵银铃声响起,地板又再合上!
    谭玉川想回头逃,但院子里闪出四个妙龄娇娃!一字拦在他前边。四位女子高矮相
    若,肥瘦也差不多。她们穿着一袭米黄色的纱衣,里面是什麽也没有的!八个浑圆坚挺
    的乳房、腥红的奶尖在他眼前晃动。
    谭玉川看得呆了,他总不能抽出佩刀砍四个如花似玉的姐儿!
    “原来是个小弟弟!”一个女郎娇笑,其他三女就抢到他身前,挥掌就打,谭玉川
    一飘身避开。
    他双掌推出,却发觉将要碰上一个姐儿的趐胸。
    他吓得连忙缩掌,但是,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女的并无领他的情,她双乳贴向谭玉川的心口,跟着右手一垂,就抓向他的裤
    裆!
    谭玉川想不到她这麽“狠”的,他哀叫起来∶“哎唷!”
    那女的单手一握、握着他的阴囊,跟着大力一扭。阴囊内的小卵被这麽扭了扭,谭
    玉川痛得昏过去!
    “哈┅哈┅春姐两招就捉了一个俊男,今晚有得乐了!”三女抢上前,点了谭玉川
    七、八处穴道,跟着合力推走了他!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谭玉川从昏迷中醒过来,阴囊的痛楚减轻了。
    有一只玉手在摸弄他的阳物,那正刚才是扭他下体,令他痛晕的姑娘,她一手轻搓
    他的阴囊,一手就将一瓶药液,搽在他的龟头上,那药液体很灼热,搽上去後,龟头就
    产生麻木的感觉!
    “妖女!你做什麽?”谭玉川急得满睑通红,因他发觉自己没有了裤子,而最要命
    的,是他的“命根”也正高高的昂起!
    “替你疗伤嘛!看,这东西还能勃起,刚才扭伤你┅已经没事啦!”叫阿春的女郎
    一边扫他的阳物一边介绍∶“我们四姐妹叫春、夏、秋、冬。我最大,小弟弟,还痛不
    痛!”她的手又搓了搓阳具底部。
    谭玉川的命根又暴长半寸!他的棒虽不算长,但亦有五寸!
    阿春一扬手,三个女的都围到谭玉川身旁。他们都争着抚摸他,又故意用浑圆饱满
    的乳房去揩擦他。
    阿春一边摸自己的乳房,一边跨身就坐上谭玉川的肚皮!她握着他的命根,就在她
    黑茸茸的肉洞外揩来揩去。
    谭玉川只觉龟头麻木,好想找一个又湿又嫩的地方钻。就在这时,阿春猛地一坐!
    “吱┅”的一声,谭玉川的阳具,就全部挺进她的肉洞内,只有两颗小卵,还留在肉洞
    外。阿春肉洞内的汁涎,顺着他的肉棍流在他的大腿上。
    他目瞪口呆、似是享受、又像受罪。
    阿春没有耸动下体、她运起内劲,她子宫头口,突然收窄。这样,他的龟头,就似
    被嫩肉咬着一样!
    他的龟头虽麻木,但阿春一吮一放,他还是感觉到的,加以阿春媚丝细眼,那骚荡
    的样子中,谭玉川觉得下体一阵甜畅,他不禁口颤颤的∶“你┅你┅”
    他叫了两声,身子猛地抽筋似的,浓浓的白浆就直喷而出。
    阿春猛地将身子往後一仰,这下子,连带谭玉川的肉棍也从她牝户内脱了出来。他
    断断续续射出的白浆,就射落她花蕊上。
    阿春爬了起来,她牝户倒流出一道白色的秽液∶“这样差的也来摸淫妙观?要不是
    我替他搽了些‘不倒药’,这小子捱不了两记!”
    阿春抹了抹腿上的黏液,揩在谭玉川的嘴唇上∶“这都是你的子子孙孙,吞回肚子
    去吧!”
    她向夏、秋、冬三女点了点头∶“我现在去看梅、兰、菊、竹四位姐姐怎样捉弄掉
    在陷坑那个小子,这个废物交给你们,天亮前榨乾他,然後掷他到後山!”
    谭玉川羞得脸红耳热,他想自杀,但全身乏力┅
    “好哥儿,我来替你清洁好不好?”叫阿夏的女郎,掠了掠秀发,跟着俯头在他大
    腿上,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啜着他软下来的肉棍┅
    铁力威在深坑内,他摸索前行,突然,墙被他推开,他跌进一间房内!
    四个裸女站在他对面,她们都有一对笋形豪乳。
    铁力威呆了呆,四女已抢到他身前。
    他反应不慢,猛地曲起膝盖,就狠狠的顶向最先扑近的裸女!他顶的地方,就是她
    的牝户!
    “哎唷!”那裸女想避,已经来不及了,她掩着阴户,痛得在地上打滚。
    三女马上散开。
    铁力威一击得手,就想退向墙边,但一个裸女跳起,就扑向他∶“看招!”
    她使拳左右开弓,铁力威亦举手招架。
    裸女向他头上直扑过来∶“中!”
    铁力威想不到,他会这样中招的∶裸女双拳,他是架着,但,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她那双笋形豪乳,突然一跃,往前直击。
    乳房变成攻击性武器,这是出人意  之外的,裸女双乳直抛,就像多了两个拳头似
    的,铁力威无法闪避!
    “砰、砰”两响,两只笋乳打在他面孔。
    铁力威鼻血直喷,金星直冒,他身子幌了几幌,就晕在地上。
    “梅姐,真俐落!”两女扶起下体中了膝撞的裸女。
    “竹妹,你怎麽了!”阿梅问搓着阴户的少女。
    “这臭汉,顶中我的阴核┅”阿竹仍站不稳∶“我┅我一定要他好看。”
    “这臭汉,抬他到後边,剥光衣服,榨乾他!”阿梅吩咐两女。
    铁力威醒过来了,他张开眼,就见一个裸女蹲在他头上方,牝户啧出尿汁,撒得
    他满脸都是!
    “你!”他想挣扎,发觉手足被铁炼铐着,他就躺在一块铁板床上。
    尿液流进他口鼻内,滋味自然不好受。
    铁力威怒吼了两声∶“妖女,有胆放我决一死战!”
    “哈┅你没有听过斗智不斗力吗?”撒尿的裸女一个跟斗,跳落地上。
    叫阿竹的裸女阴沉的笑∶“臭汉那根东西是软绵绵的,棍头仍是紫红色。”
    阿竹的手轻柔的扫了两扫。
    铁力威大力咬着下唇,他默念“佛经”,摒除欲念。
    “我不要被这妖女淫辱,阿弥陀佛!”他闭目且念。
    但阿竹却不放过他,她突然俯下,就用那两只笋形豪乳,夹着那根软鞭。她的乳尖
    很艳,揩过他的棍头时,铁力威忍不住抖颤,他的肉棒微微的昂了起来!
    “今晚你一定会‘死’!”她慢慢走到他胯下,一握就握着铁力威的命根∶“你逃
    不过的!”
    阿竹小嘴张开,一啜就啜在他的棍头上,跟着吐出一口气,由“棍头”直喷进他体
    内!
    “啊!”铁力威哀叫起来。
    她小嘴一摆,就衔着铁力威的阳物。
    他头颅乱摆∶“你┅你┅”
    阿竹掠了掠秀发,又用力一吮!他的肉棍头,贴着他的嘴唇皮昂了起来!
    铁力威只觉一阵甜畅,他忍不住了。
    而阿竹亦放开嘴∶“拿碗来!”
    阿梅递上一只汤碗,铁力威白浆狂喷,都喷在碗内。他射出的精,比平日的为多,
    每点每滴都被汤碗盛着。
    铁力威喷完後,肉棍儿软了下来,他脸色通红,颓丧万分。
    “我爱这臭汉,今晚要让他精尽人亡!”阿竹放下汤碗∶“一个时辰可以榨两次,
    加上我的‘灵蛇吸功’,我一定要他死!”
    就在这时,“墙”又被推开,进来的正是那个叫阿春的女郎。
    “你捉的那个怎麽了?”阿梅笑着迎上去。
    “一个废物,下一轮就可以令他说话!”阿春指指铁力威∶“这个┅”
    “这臭汉伤了竹妹,所以,竹妹要榨乾他!”阿悔笑着∶“待一会解决了他们後,
    我再去报告极乐师太!”
    “你两人真斗胆,淫妙观也敢闯!”阿春望了铁力威一眼∶“一身肌肉又怎样,榨
    过五、六次後,还不是与老伯伯一样?哈┅”
    几个裸女推墙离开,只留下阿竹和铁力威!
    “姑娘,你做做好心,一掌打死我好不好?”铁力威哀求。
    “哼!”阿竹冷笑了声,玉手又摸在他的命根上∶“你当然一定要死!哈┅”
    在另一边,谭玉川的肉棍又勃起,阿夏的小嘴像有魔力一样,她吮了约半盏茶的时
    间,谭玉川打个冷颤,下边又坚硬如铁。
    “小弟弟,你闻闻我奶子香不香?”
    阿夏将一只乳房塞到他口边∶“多少高官、富商,花了几两金子,我也不愿意这样
    对他们呀!”
    那颗腥红的乳蒂,揉在他口唇上,谭玉川大力的张口就咬!
    “哎唷!”阿夏惨叫起来。
    他用的力很猛,这一咬,就将她的奶头咬了下来,阿夏的左乳出现了一个血洞。
    她痛得乱滚∶“你这小子┅我要你┅死!”
    她从绣花鞋边一掏,掏出一柄一寸的匕首,猛地向他下体一割!刀快如电。
    “哎唷!”谭玉川惨叫一声,即时昏死!
    他的阳具整条被切了下来,连两粒小卵亦一并不保,鲜血狂喷,其他两女想阻止亦
    来不及了!
    阿夏掩着伤口哭叫∶“通知春姐,快拿金创药来!”
    她一边叫痛,一边拾起谭玉川的“扶翅”,大力的塞入他口内。
    谭玉川是含着自己的阳物断气的,阿夏少了颗乳头,亦痛得几乎晕过去。
    众女闹纷纷时,由两个绝色丽人引路,一个面目姣好的中年妇女,来到谭玉川陈尸
    的房内。
    “师太!”众女纷纷下跪。
    “今晚摸入淫妙观的,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呢?”来的是极乐师太。
    “在土室,阿竹要榨乾他!”阿梅叩了个头。
    “唔┅”师太点了点头∶“这两个闯观的死了之後,将尸体火化了,省得他们的同
    门又再来报仇!”
    她顿了顿∶“这十天半月,淫妙观减少接待贵人,省得再有臭男人摸进来!
    你向两丽人扬了扬手∶“我们回寝室。”
    “是!”两丽人显然是淫妙观内的高级人物。
    在阿梅等整理谭玉川的尸体时,铁力威亦在生死存亡的阶段。
    他第二次被阿竹“手放”。
    他虽然平心静气,拚命死忍,但当阿竹的小嘴吻上他的“头头”时,他不期然就昂
    起,片刻间就喷射了。
    她的吸吮功相当厉害,这次,他又喷出相当大滩。
    “槽!┅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过不了今晚!”铁力威只觉後腰隐隐作痛。
    “我死不要紧┅但┅害了谭师弟┅我日後怎向师父交待?”铁力威心里苦想着求生
    之法。
    阿竹看到碗内的白精只得几点,她淫笑∶“今次┅要你更舒服!”
    她的小脸又向他的阳具靠近。
    就在这时,铁力威突然射出一泡尿。这尿很多,弄得她头脸都湿了,他跟着抽筋,
    大力挣扎∶“哎┅我的心┅哎┅”
    他跟着双眼翻白,口角流出白泡。
    阿竹本想再发火的,她抹了抹面的尿,看看铁力威∶“噢!这麽快就死了?”
    她一按他的脉门,似乎已经没有脉膊。她将手放到他的鼻端,亦停了吸气。
    阿竹吃了一惊,她奔出土室。
    “死了?两个都死了?”梅兰菊和春秋姐妹都有点失落∶“玩不到两个时辰,哎!
    男人真亏!”
    阿竹将铐着铁力威的手铐、脚镣打开∶“这个臭男人,连同那边的血尸,是不是抬
    到後山火化?”
    阿梅和阿春点了点头∶“我叫密室的凶狗出来做!”
    那些“狗”是廿来岁的青年,不过,他们都很虚弱,行路时蹒跚,有黑眼圈,面黄
    肌瘦。
    他们抬着铁力威和谭玉川,从後门出了道观。
    抬尸的是六个青年,他们都很吃力。
    阿竹和阿冬监视着过程。
    铁力威和谭玉川被扔到一个浅坑内。
    “浇油,点火!”阿竹吩咐。
    就在这时,“死”去的铁力威眼睛突然张开。他虽然没有穿衣服,但一纵身,就跃
    上土坑!
    “鬼呀!”拾尸的青年吓得跌在地上。
    “你诈死?”阿竹怒喝一声,手一扬,三支飞镖就打向铁力威∶“拿剑来!”
    铁力威顾不得了,他身子一跃,就择路狂奔。
    淫妙观响起钟声。
    铁力威在前面裸跑,阿竹和阿冬持剑在後面追。
    他一路狂奔,一边痛哭,铁力威的哭是因为看到谭玉川的死状,他虽然痛恨妖女,
    但此刻形势比人强,他必须突围。
    铁力威“裸奔”,在夜空下,白白的身躯反而更抢眼。
    他见路就走,终於,在三岔路上消失了踪影。
    阿竹和阿冬的轻功虽然不弱,但一个死里求生的男人,他的“潜力”却比她们快出
    很多!
    “竹姐!”阿冬停了下来∶“前边有三条路,我们一人找一边!”
    她扬了扬手,射了支烟花上天。
    “蓬!”的声响,淫妙观的人都可以见到火光!
    阿竹提剑追前了半里,她十分小心!
    就在这时,草丛有物跃出。
    阿竹的剑出招,“波”的一声,将物件“钉”着。
    那是一只白兔!
    阿竹未及将剑拔出时,铁力威在草丛另一边跃出。
    他双手如鹰抓似的,就直扣阿竹,她身上只有薄纱一套,一条短裤,在她别过身来
    时,乳房首先抛出。
    铁力威今次不敢怠慢了,他十指抓,就抓着两个笋形的乳房,跟着一扭!
    “哎唷!”阿竹痛叫起来。
    她两只豪乳被他活生生抓了下来!胸前只留下两个血洞。阿竹痛得随地乱滚,她的
    惨叫声,一里路上都可听见。
    铁力威不敢逗留,他杀了阿竹後,再往前奔。
    他走了半盏茶的时间,气力开始弱了,他想再行,树後闪出一个中年妇人。
    “你以为可以脱身吗?”妇人媚笑。
    她的样子很美,如果再年青一点,可以看出是绝色佳人,现在的风韵犹存,眼波流
    转之魅力,仍教铁力威“砰”然心动!
    “你是淫妙观的人?”他呐呐的。
    中年妇人打量了铁力威几眼∶“你身子很健硕,本钱也不小,是不是给观中妖女碰
    上了?”
    铁力威面一红,用手掩着下部∶“我和师弟想夜探淫窟,但┅谭师弟!”
    他热泪流出来∶“就给妖女害死了,我┅我好辛苦才走出来!”
    “你是那一派弟子?”中年妇女仍盯着他的身体。
    “我是神力门的大弟子铁力威!”
    “哦!神力门┅那麽┅余三长就是你师父啦?”中年妇女仍很好笑容。
    “余三长是家师。”铁力威很恭敬的∶“夫人是┅”
    中年妇女笑起来∶“哈┅哈!我不是夫人!”
    “那麽┅您是┅”铁力威面孔一热。
    “我?我就是极乐师太!”
    极乐师太媚笑着,她的衣带突然松开,一具白雪雪的胴体赤裸地呈现在铁力威跟前!
    她的乳房圆而大,奶头小、乳晕也不大,虽有少许松弛,但一点也不像中年妇女的
    奶子。
    铁力威目磴口呆∶“你┅”
    “看!女人的名器”极乐师太突然微微琦身,将下体仰前。
    她的阴户是粉红色的,毛毛不多,分布得十分整齐、呈长条状,好像剪修过一样。
    极乐师太身子再弯,两腿张开,牝户张开,露出像蚌肉似的小阴唇。
    铁力威怒吼一声∶“妖妇,我杀了你!”他双掌就切向极乐师下体!
    但说时迟,那时快,极乐师太的牝户突然像男人小便似的,疾喷出一股又急又劲的
    “水柱”。
    铁力威做梦也想不到她有这招的!“拍、拍”水柱射中他双目,铁力威痛得在上乱
    滚∶“唷!我┅我盲了?我看不见┅鸣┅”
    极乐师太一击得手,身子马上闪前,她双掌一按,就按在铁力威头颅上。
    她的手一扬,铁力威就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
    极乐师太如果发力,这掌就可以要铁力威的命!
    但她却望着他媚笑∶“你倒健硕,就让你试一试《迷荡蚀魂功》!”
    她柔软的双掌,扭按住他太阳穴┅
    铁力威身子抖了抖,他彷佛看到两个身无寸缕的裸女,在他眼前起舞。她们的胴体
    柔软,两只白白的奶子抛来抛去,阴户张开,不停绕着他转。铁力威感到一阵暖流,从
    顶部传到下体,他的阳物,不能自制的昂起。他勃起时比平常硬,比平日长,将裤裆顶
    得隆起,他只感到龟头痕痒,好想找一个湿而紧的肉洞钻进去。
    “噢┅我要┅”奴铁力威双掌乱抓,想抓着眼前的裸女。
    就在这时,他又觉得裤头带断了,裤子掉了下来,他那很又红又粗的肉棍,在风中
    怒举!
    一个裸女跪了下来,张开红唇,轻轻的含着他肉棒子的“冬菇头”!她的小舌,灵
    活地在他的头上钻来转去,舐遍他的小头。
    “噢┅哦┅给我┅”铁力威想抓那个裸女的奶子,将她的乳房扭曲,但他始终碰不
    到那个女人。
    而裸女已经停了舐,改用朱唇大力的吮他的冬菇头。她的小嘴一松一紧,像鲤鱼吸
    水似的。
    “噢┅爽!爽┅我要喷了┅”铁力威只觉下体血液往头奔流,他身子不停地抽搐。
    极乐师太一掌按着身子乱摇乱抓的铁力威,突然轻柔的说∶“你就射精吧!”
    铁力威蓦地挺起下身,一道白浆从他龟头喷出,而在他喷精时,下体昂起的肉棒却
    不断萎缩!
    她将他的生理机能弄“乱”了。
    铁力威喷出来的精液、似乎是性交七、八次的总和那麽多!足足有半茶杯!
    他一路喷,脸上的神情亦转,额和眼尾的肌肉起皱纹,一息间老了十多年。
    “我┅噢┅”铁力威喷的精,都洒往极乐师太的裸体上。
    她一只手搓揉着,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等一会,你精液倒流完毕,就是废人一
    个,谅你也活不了两天!哼!够胆闯淫妙衬伤我女弟子?这就是你的下场!”
    她松开了手、铁力威身子倒在地上。
    他双眼瞪大,脸色蜡黄,奄奄一息。
    “哈┅哈┅”极乐师太束回衣带,脚一蹬,人已在十丈之外,转瞬不见。
    铁力威尚有气息∶“我┅我┅不能死┅我要报┅仇!”
    他已经不能站立,只可卧路爬行。
    他爬得很慢,亦不择前路,因为他头昏眼花,突然,他上身爬空!
    “唉唷!”他惨呼一声後,身子掉下深谷去┅
    淫妙观众女,这时站在观前,恭迎极乐师太。
    “这小子的精,已被我用法抽去九成,男人元阳一失,在荒山中多数活不了,他伤
    的姐妹,我提升人补上!”极乐师太气神闲∶“男人,在这回事上,怎敌得过女人?”
    春、夏,秋、冬与梅、兰数女,马上盈盈下拜∶“师太媚功,天下无敌,那些臭男
    人,一个个倒在师太阴户之下!”
    她们异口同声,逗得师太“咕、咕”的笑∶“好了,洛阳来了个大盐商,要试床上
    妙技,阿兰你可服侍他!这冤大头花得起银子,出五百两来观内住三天!你就让他快
    活几天吧!”
    阿兰恭敬的叩了个头∶“是,师太!”
    淫妙观这晚,又是灯火通明。
    在另一方面,铁力威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来,他躺在山洞的石床上。
    “很冷┅冻┅”他抖颤着。
    一个枯瘦的老头站在床畔∶“你碰到我,是福气,你真阳几乎丧尽,是否淫妙观的
    妖女害的!”
    铁力威淌下热泪,不停点头∶“老伯,多谢你救了我,但,我已经是不中用的人,
    随时活不过明天┅我死後┅”
    老头突然打断铁力威的话柄∶“极乐师太,你这妖妇┅你┅你以为真可以在床第上
    称霸?”
    “这位少侠,你将经过说给我听!”他伸出手,按着铁力威背後的肾经,掌心热力
    传入,铁力威身子又恢复暖意。
    铁力威於是将夜探淫妙观,死了姓谭的师弟,而自己碰到师太的经历讲了一遍。
    “老伯,你是谁?似乎,你亦受遇淫妙观的苦头,为甚麽要躲在这处?”铁力威问
    那枯瘦老头。
    “鸣┅我是谁?我是给极乐妖妇害的人!”老头亦哭了出来∶“我不敢再出江湖,
    怕人耻笑,所以在这里隐居!”
    他放开双掌∶“我是谁,你不必再问,铁力威,假如我能助你复仇,你不意一
    试?”
    铁力威心一跳∶“我远可以活?”
    老头点了头∶“我这处有九鞭丸,是采虎鞭、度鞭、熊鞭、狼鞭、豹鞭等研制成,
    食一丸可补你失去两成元阳!”
    他从怀中掏一  丸∶“阳气不散,你就可以活下来!”
    铁力威接过丸,马上剖开吞下。说也奇怪,片刻间,他只觉身体发热,畏寒长冷感
    觉稍减。
    “老伯,你要向极乐师太报仇,为甚麽自己不出山?”
    那枯瘦老头哎了一声,露出下体,他看到老头是没有阴囊的,显然是用刀削去!
    “当年,我和极乐师太在床上斗了三日三夜,我见自己就快精尽人亡,於是把心一
    横,自己削去阴囊!”
    “极乐师太以为我必死,於是放过了我,我就躲在这山谷处隐居,沉思破她的淫功
    之法!”
    “终於,我想到了,但┅身子却毁了,不可能报仇!”
    “可能是上天旨意,使我救了你,这样,我俩就有机会报仇!”老头裂嘴一笑∶
    “我苦思的‘雄阳破阴功’,是增大阳物功能,极乐师太吸不到精,她就会泄气而
    死!”
    “要接近极乐师太,必须床上功夫利害,到时,在床上将她杀死!”
    老头望了望铁力威∶“你身子伤得利害,起码休息半月,才可练‘破阴功’!”
    铁力威躺了十多天,期间不断食“九鞭丸”,终於,可以下床走动。
    枯瘦老头始终无提起自己姓名,但他煮的饭菜,十分精美,而且尽是野味,铁力威
    体力恢复很快!
    这晚,老头就讲“破阴功”的理论。
    “男人和女人交合,最弱之处,就是龟头部分!”
    “龟头一痒,精液就泄出!”
    “其次,是交合之际,睾九会被精索牵扯,往小腹缩,当两粒卵碰到际,自然亦会
    泄精!”
    “破阴功,先要练阳具的龟头,练好阳具的力度!”老头先教铁力威“插沙”,然
    後,训练他用肉棒挑起重物。
    此外,又训练他用阴囊拖扯物件。
    练功时,先光着下体,用绳一边绑着阳具部位,一边绑着五斤麻包白米,然後拖米
    而行。
    起初,铁力威痛不可忍,但一个月下来,阳具反而粗壮了!
    枯瘦老头表示∶“假如能运用肉棒当鼓棍,将牛皮鼓打响,则可以一晚御十女而不
    疲!”
    “假如能用肉棒击穿皮鼓,则那极乐妖婆,到时就会棍下身亡啦!”
    他架起一个鼓,要铁力威用阳具去敲。
    铁力威勉强敲出“咚、咚”两响,枯瘦老头有点失望∶“外功练不好,那就练不成
    内功┅报仇┅遥遥无期啦!”
    铁力威垂下头来∶“我一定加强练,明日,我就往龟头绑上半斤秤陀,再苦练插沙
    功!”
    他练得阳具满是紫、黑瘀伤,但枯瘦老头有药,不到一个夜晚,瘀伤即退。
    又苦练半月,铁力威的阳具已可急速敲响皮鼓,老头才展颜一笑∶“有希望啦!”
    这天晚上,老头将铁力威叫入山洞∶“我自己推算过,老汉的寿元不久啦!”
    铁力威看看老头,似乎枯衰很多,眼光亦消失了神采。
    “我死前,要将我的故事告诉你┅”老头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好等你理了我,也
    知道立碑墓前!”
    他叹了口气∶“二十年前,中原有个人,叫做石惊天,他是昆仑派弟子,生得一表
    人材。”
    “有一次,他独自游中州,在途中,碰上一驾马车,车上有个绝色少妇!”
    “这少妇对石惊天笑了笑,他被艳色吸引,就想学伯伯虎追秋香┅”
    “石惊天追那马车入了市镇,那艳女再对他笑多次,就盈盈的入了座大宅。他有点
    惆怅,就在镇内客店住了下来。”
    “这个夜晚,他躺在床上时,窗门突然推开,白天见过的艳女,竟深宵来探他。她
    只穿了一件长袍,衣带解开後,内边什麽也没有的。”
    石惊天未见过这麽均匀的身体。她双乳浑圆,奶头像颗小红豆,腰长而细,双腿修
    长雪白,最妙是牝户,阴毛稀疏呈是长条型。
    “你看上我,我也看上你!”艳女媚笑∶“今宵,我们就同登极乐吧!”
    kkbokk.CoM
    石惊天混身像火烫一样,他忘了祖教,忘了自己是名门弟子,伸手一搂,就将艳女
    搂入怀抱。
    艳女吃吃笑,她捧起了一只乳房∶“啜我的奶头┅噢┅你真壮!”
    她手掏向石惊天的裤衩,握住他累累之之物,他的命根马上勃起。艳女爱不释手,
    他的肉茎有六寸长,她摸得两摸,一手已握不满。
    他将头伏在她的乳沟上,那里透出阵阵幽香!他将那小粒奶头含在嘴里,大口大口
    的啜。她那粒红豆似的蓓蕾,慢慢凸起,发硬,变了花生一样。
    “噢┅好哥哥┅你看┅我下边已经湿了啦┅”艳女将石惊天的头推向小腹下。
    他顶着她的小腹往下滑,嘴唇终於贴在她的阴唇上。那里是湿漉漉的,那些液体微
    温,带点黏性,浆着他的嘴唇。石惊天伸出舌头,舐了少许。
    “哎┅好哥哥┅你要奴奴的命了!”艳女突然双手一按,狠狼地揉着他的头。
    石惊天的口鼻,全埋在她阴户内,最奇怪的是,她那两扇皮,竟然可以夹实他的鼻
    尖和口唇。
    石惊天透不过气来!她的淫水,渗入他的鼻和口内,那味道怪怪的!
    “唔┅噢┅”石惊天双手一抓,抓着她两只奶,大力的扭曲。
    艳女嘘了口气,她阴户放松了。他将她一推,就骑上她身上。
    艳女的牝口像有吸力似的,一扯就将他阳物的龟头,吸进阴唇内,而他顺势一挺,
    就直挺到底!
    “啊┅你顶穿我了┅啊┅”艳女娇呼呻吟起来。
    她的呻吟声,当然是造作。他的肉棍有六寸多长,可以连根塞入,证明艳女的阴道
    亦相当深。
    她的阴道深而狭,将他的阳具紧紧的里,不待他抽动,她子宫就有吮力似的,咬着
    他的“冬菇头”啜了又放,放了又啜,石惊天乐得两足直挺。
    艳女一边呻吟∶“噢┅真粗┅好大哟┅顶到人家的花心也痛痛啦┅”
    但她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慢下来。
    他不甘心被她骑着来“干”,於是一个大翻身,将她压在胯下。
    “噢┅轻┅”艳女不胜娇羞似的。
    他提起她的大腿,搁在自己的肩膊上,这样,他每插入一下,就直透到底。
    石惊天的龟头冲到尾时,碰及她花心的嫩肉,艳女都叫得特别响∶“呀┅中了┅哎
    呀┅来了┅”
    她花心内喷出暖洋洋的淫汁,浸着他的龟头,他每次拉动一下,都会发出“吱吱”
    的声音来。
    石惊天顶了数百下,他突然觉得一阵甜畅∶“我┅我没了┅喷啦┅”
    “不要┅啊┅”艳女紧搂着他,她的尖指甲抓在他厚厚的背肌上,抓出了一条条的
    血痕。
    石惊天不觉得痛,他的肉棍在她牝户内急速的摆动,一丝又一丝的白浆喷出!那些
    白浆都喷入她肉洞深处。
    两人互相紧紧搂着,他不拔出插在牝户内的阳具,而她也不想他拔出那粗大的肉
    棍子。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相公,我深夜来以身相许,你┅会不会娶我?”艳女睁开凤眼,深情的问。
    石惊天呆着了,他这时才想到後果。
    “我┅我连你是谁也不知?”他呐呐的∶“我刚在江湖行走,不想有家室之累!”
    艳女眼一瞪∶“我是赵玉燕,毒蝎门的掌门之女,你快找人来提亲!”
    “啊!我们昆仑派的人,不可能娶邪派的!”石惊天失声∶“这┅就当我石惊天负
    了你吧!”
    艳女爬了起来∶“为甚麽你要追着我的马车?我不求正室名份!你就是纳我做妾侍
    也好!”
    石惊天面如死灰∶“不┅实在不行!你┅你来诱我┅我不克自持,坏了姑娘贞,
    我┅我┅”
    石惊天说不下去,他自知理亏。
    但艳女出手很快,她连点了他四,五处穴道。她走到窗前,从秀发上拔了支铜菅,
    “鸣鸣”的吹了起来。
    “我试过七、八个男人,无人令我满意的,你可以,但你薄幸,我就要报复!”艳
    女眼有泪光。
    石惊天心想必死,亦闭目不语。
    片刻间,有马车飞奔而至,石惊天被带到毒蝎门。
    赵玉燕对他迫婚,但石惊天始终顾忌甚多,不答应。
    “好,你不答应,我会杀了你,然後出家!”赵玉燕狠狠的∶“我会榨乾你,等你
    死时,枯瘦得像人乾!”
    她喂石惊天吃春药,然後才和他做爱,半年下来,石惊天足足老了五岁!在不堪凌
    辱下,石惊天找到一把匕首,割了自己的阳物┅
    铁力威听到这处,恍然大悟∶“石大侠,原来江湖传你失踪身故,是假的?”
    枯瘦老头点了点头∶“赵玉燕後来结东了毒蝎门,改名做极乐师太,我以为她真的
    为我不嫁,但,想不到她设了淫妙观,专门赚男人的钱!”
    枯瘦老人石惊天讲到这处,唤了口气∶“我本来不准备对付她,毕竟是我负了她,
    但想不到这贱人拣成了《蚀魂功》害了这麽多男人,为了替天行道┅”
    他这时已气若游丝∶“我少了阳具,又之前过度房事,伤了真元,这几十年来,一
    直调养不好,只靠九鞭丸续命!”
    “但为了救你,我研制的九鞭丸,大部分给了你吃,所以┅”
    石惊天苦笑∶“不过,我无悔!”
    他握着铁力威的手∶“记住,就算杀极乐师太时,亦要她速死,不要令她死前有痛
    苦,她死後,你可将她尸身,搬来这处,和我合葬!”
    枯瘦的手垂下,石惊天断了气。
    铁力威十分伤心,他猛地腾空而起,胯下的阳物虽然未硬,但仍可“咚、咚”的击
    响皮鼓!
    “我一定要极乐淫妇在我棍下亡!”铁力威怒吼!他埋了石惊天。
    铁力威习武出身,本身懂得一点气功,练好破阴功後,他跟着石惊天教他控制呼吸
    的力法,那根肉棍,简直似铁棒一样!
    七月十六晚,淫妙观内烛光如昼。
    梅兰菊三姐妹,仍是守着大殿入口,而春、夏、秋、冬四丽人,就去陪城中商贾饮
    乐。
    在观内密室,春光处处。
    那些中年商贾,性能力已走下坡,春夏秋冬四女虽无极乐师太的厉害,但三几回合
    後,就令这些商家一泄不振。
    她们嬉笑着,但大殷仍是静悄悄的。
    一个黑影,在瓦面跳了下来。他只穿黑袍,赤足,动作很故捷,亦很熟悉观内的机
    关。
    阿梅是大姐,她斜躺往敢前石山的暗格内、自己摸着那白雪雪的大腿。
    天气热,她们都是薄纱裙一套,里面是什麽也没有的的。
    而兰菊两女,则在观看密室内秋冬、两姝和一个中年汉交合。
    这中年汉虽有山羊胡须,但性能力不弱,可以以一敌二,连连的插了又插阿秋的牝
    户。
    黑影掩近,一点就点了阿梅的哑穴、麻穴。
    “噢!”阿梅闷哼了一磬,就被人抬起。
    她被抱进大殿,黑影把她放在神案下。
    她裙内无衣物,两只奶子抛来抛去。她的牝户是多毛的,两扇皮贲起,十分饱满。
    阿梅没有骛慌,她反而露出媚笑,因为黑袍大汉露出光脱脱的下体,他的肉棍是紫
    黑色的,很大!
    阿梅毫不害怕,男人要交合,那就是说不会杀她。
    她懂得取悦男人,跟前的黑袍大汉,纷明是想“来”。
    她知道,自己的媚功利害,要对付他十分容易。
    “只要你插入,我用牝户‘锁’住你的肉棍,那时,你就变了劣势啦!”阿梅心暗
    笑。
    黑袍大汉脱下袍子,露出结实的身体┅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