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鬼怪灵异&mdash&mdash在鬼巴士上当种马

    发布时间:2019-10-23 00:00:24   


    文风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开朗,没有野心实在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人,
    假如硬要找上一点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那就只有他的右眼。
      文风小时候曾发过一次很高很高的高烧,实际有多高呢?文风不太记得了,
    只知道,那一次之后,他偶然会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说它是阴阳眼吧,又不太像,因为这右眼就只能看到女鬼,而且是漂亮到
    「dumdum」声的美女。
      所以文风的死党,一个十分男性化的女孩子——石画眉,就说文风那一只是
    桃花眼。
      只是文风得了这桃花眼以来,却从未和那些女鬼有过什么第三类亲密接触。
    先别说这阴阳相隔吧,就是看见了发生了关系,那下场怎么样的文风除了被吸干
    这下场外便想不到还有其他了。
          ***    ***    ***    ***
      某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文风和几个以前读书的朋友醉了一回,由於
    酒吧十分接近文风的家,文风便一个人在这秋风萧索的街道上以S字的曲线迂回
    前进。
      「嗯?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巴士站?」文风低着头前进,却忽地撞上了一
    个巴士站的铁牌。瞇起双眼,他隐若的看到上面写着:
      中环< ——> 港岛冥府临时集中地 20分钟特快三站路线 10点精气 
    恕不接受无来源肯定之精气 需有冥府合法认证 女鬼专用巴士
      「靠……这哪个白痴写的啊……有够无聊。」
      「啪」文风感到自己的肩头被拍了一下,转身看去,却是一个满面娇气的女
    孩子,弯弯的月眉,大大的眼晴,外表看上去十分的可爱,就是脸色有点苍白,
    嘴唇还微微发紫。
      「小妹妹……怎么了……这么晚别在街上乱逛啊!」
      「我才不是小女孩……我已百……哼!」
      「哦……八岁了啊?那你像得还挺成熟,我还以为你十多岁了呢!」
      「小女孩,」白了文风一眼,然后似是想起些什么,道:「你能看到我?」
      「当然看到啊……我又不是盲的……嗯……说个秘密给你听啊,大哥哥我有
    阴阳眼呢……不过……只能看到女孩子……而且是美人那种……」
      文风看到小女飞双眼一亮,接着感到颈上一痛,眼前便全黑起来,只是隐隐
    约约的听见:「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嘿嘿……」
          ***    ***    ***    ***
      清醒过来的文风,先是晃了晃头,擦擦眼晴,接着惊叫了一声,猛地退后。
      「哼!你叫个什么劲!」原来那小女孩刚刚把小脸凑得文风十分接近,把文
    风吓了一大跳。
      虽然文风已经清醒了,可是昨晚的事他却不太记得,更别说要想起自己是怎
    么昏倒。
      「你……你是谁?」
      「我?哼!本姑娘就是鬼界中人称:奸遍美男无敌手,一穴紧吸万精俘的鬼
    山童姥果莉儿了!」
      「鬼界?这里是……」文风心中已经信了大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左眼是接
    收不到眼前这小女孩的影像!
      「放心,这儿还是人间界,凌晨三时正,我刚刚稍为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
    不错,六阳之身,处男,精气十足,是一流的种马!」
      「种……种马?」文风第一时间想到网络小说中yy文,后宫=种马。
      「嘿嘿,这可是份美差事啊!当然,你要是拒绝也可以的,只是你哪只眼睛
    看到了本座,就挖哪只出来吧!」
      文风闻言哭丧着脸,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怎……怎会呢,能为童姥服务,
    是我的荣幸!」
      「哼!你现在是我的直属手下了,就别叫我童姥了,叫我莉儿姐吧!还有,
    不要再用那副谄媚的表情对着我。」
      「好的,莉儿姐……那我实际是要干些什么呢?」
      「不是说了咩,就种马啊!」
      「嗯……」
      「唉,好吧!反正还有点时间。在鬼界,也就是冥界,流通的货币有两种,
    一是冥币,由九幽鬼王和六道冥王联合所制,三界通行,另一种则是精气,只有
    人间界中的男性身上才有,这种精气能加速鬼界修炼者修为,加快修炼的进度,
    只是为免鬼界中人为了修炼而残害人间男性,於是定下了在男性身上取走精气时
    不能夺取一个百分比,一般来说是四十个百分比。而取得这种精气并不难,一是
    以大法力隔空摄取,另一则是通过交合取得。」
      「交……交合?」
      「你很烦耶,交合就是做爱啊!我知道你一处男不太懂这些,可是我没记错
    的话,现在人间界不是有很多a片什么的吗!比以前我离家偷偷买的春宫图还要
    刺激!」
      文风闻言暴汗,原来这童姥n千年前一少女就是个淫荡的痴女!
      「一般修为的女鬼是不能通过摄取取得精气,所以唯有勾引男性发生性行为
    来取得精气,在古时候由於有没有鬼律规定,所以一气把男性吸干的案件有十分
    之多,只是到了现代,这种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比人间界的奸杀案还要少!」
      「啊!」文风应道,心中想的却是:「貌似现在奸杀案也不少吧?」
      「咳,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在鬼界也是少有名望的高手,我经营了各种生
    意,其中一种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鬼巴士业务了!」
      文风对於那巴士站倒有点记忆,好奇的问:「鬼也要乘巴士吗?」
      「当然,首先初『生』的亡魂是不懂路的,要到通往冥界的通道并不好找,
    问路也不方便,而只要乘搭本公司的巴士,便能舒服悠闲的直通通道,而且在巴
    士上还有服务员解释一些鬼界常识……好了,不跟你扯了。乘搭巴士便需要付车
    费,而一般的女鬼身上是没有任何货币的,所以本公司大多都会让其签下债约,
    只是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办法……直到你的出现!」
      「拥有只能看见美女的奇特阴阳眼,这能保证你的使用性并不不太高,但效
    果却会很好,我一直想招收一些漂亮的女孩作劳工,只是一直没找到,所以才会
    开了一条女性专用路线。你的工作是每晚的正午十二时,乘上女性专用鬼巴士,
    为登上鬼巴士的新『人』提供精气,嘿嘿,在旁的女服务人员会为你监控精气的
    流失量,保证你的安全。不要以为你没有任何利益,通过交合,你也可以吸收到
    阴气,不多的精气流失换回丝丝阴气,能让你身体阴阳平冲,从而走上了修炼之
    路……」
      最后,在美色的诱惑和暴力的恐吓下,文风点了点头,接受了这入工作,而
    由於该路线的鬼巴士号码是9527,所以文风在巴士上的称呼便是:
      人肉提精机9527。

                          第二回  春天的花,夏天的雨
      第二天,仍然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文风呆呆的坐在家中,身上只是穿了睡衣,因为据果莉儿所说,种马是有自
    己的制服。
      晚上十二时正,当时钟响起的时候,文风感到整个时空都已经扭曲了,左眼
    微微刺痛。
      为了方便工作,文风的左眼被果莉儿用大法力开了阴阳眼,不能看见鬼魂,
    但鬼物都能看见。
      「噗」的一声,文风便看到自家的墙壁似是溶化了一般,而一架狰狞的巴士
    亦穿过了墙壁出现在自己眼前。
      为什么说他狰狞呢?因为这巴士整个车身都是黑铁的颜色,车头上更有一个
    狰狞的鬼头,两对透着红光的厉眼一眨一眨,那张着的兽嘴,露出锐利的尖牙。
      文风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道:「是……是9527号吗?」
      一把甜甜的女声应道:「没错,你就是莉儿姐昨晚选上了的提精机9527
    吧!」
      「嗯……」对于这个难听的称呼,文风只能无奈的接受。
      「先开门给你吧……↓●》└◎……开门!」接着车厢中间位置左右退开,
    露出了一个出入口,文风有点害怕的踏了进去,昏暗的烬灯光让文风勉强能看到
    一个穿着红色高叉旗袍,面目不清的女性。
      「?」的一下车门关上了,微微的震动让文风知道车子已是开动了。
      「提精机9527啊,我先跟你说一下你的工作吧!我叫春夏,春天的花,
    夏天的雨,这就是莉儿姐为我取这个名字的理由。我是9527号鬼巴士的服务
    员,这车上没有司机,一切全由这鬼巴士跟着路线前进,所以在车上,我就是最
    大的一个,我的命令你全都要做到,知道吗?」
      「知道。」
      「很好,脱光你的衣服吧!」
      「呃……这。」
      「啊?你想试试童姥亲传的鬼山六道掌吗?保证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自
    愿加入成为鬼界的一员。」
      「不,不是,我这就脱!」文风害羞的把衣服一股脑的脱掉,心中那个不爽
    和郁闷就别提了。
      看着双手掩着下贻,一脸忸怩的文风,春夏冷笑一声,手指一点,文风双手
    一痛,似是被电到了一样弹开,同时下体也完全的暴露了在春夏的眼前。
      「嗯?没想到啊,你一副书生脸的样子,下面倒是藏了根凶器啊?」文风只
    见春夏点了点头,似是十分满意自己那话儿的尺吋。
      这时春夏那玉指又是一点,文风却未感痛楚,却见地上多了一套中式劲装,
    只是裤子却是中间多了一个小洞,在劲装的背后有一个圆形,上面写着「精」这
    个大字。
      「这便是你以后的制服,当有客人不能支付车费的时候,你便需要进行你的
    工作,好好的服侍那位客人。」
      「真是屈辱的工作啊」文风无奈的想道,身子俯下便想挑起衣服,却在右手
    沾到了衣服的时候一痛,抬起头便见春夏的手指正对着自己。
      「怎,怎么了?」
      「嘿嘿,这么心急干什么呢?先让我来教你一些工作『投巧』吧!不然让你
    一个处男来服侍客人,会很易出差错的。」
      文风闻言心中一跳……
      「过来吧!」春夏手指一勾,文风便被一股力量给扯到了一张水床上面。
      这时文风总算能看见春夏的样貌了,双眼流动着一丝迷情,眼波流转间,让
    文风感到魂魄似是要被勾飞,高挺的鼻子,小小的嘴唇,春夏看文风目不转晴的
    呆看着她,便嫣然一笑。
      这一笑却更让文风混身僵硬,那一笑的风情,文风无法忘法,春夏那张漂亮
    的脸儿,在她笑的那一刻,整个就像是一朵美丽的花儿绽放了,夺目的艳光让人
    无法自拔。
      「春天的花,夏天的雨,这就是莉儿姐为我取这个名字的理由。」
      文风现在明白春天的花是什么意思了,可是夏天的雨,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境
    象?
      「处男啊,真是麻烦。」春夏嘟起了小嘴悄声道。
      春夏玉指连挑,纯熟地解开了旗袍的钮扣,露出里面那如白玉般的肌肤。
      看到那在春夏有意挤出来的深沟,文风终于动起来了。文风双手急如脱兔,
    迅若泥鳅,一下就从旗袍那敞开的领口滑了进去,一把握住那让人深陷其中的巨
    乳。
      说不出的柔软,握不住的滑溜,文风双手捏按搓揉,各种以往用在硅胶乳房
    上的假想技巧通通的运用在春夏那对巨乳之上。
      文风粗暴的行动让春夏的旗袍,那一粒粒的钮扣逐渐的解开,春夏一边享受
    着文风的揉弄,一边脱下那件旗袍。
      「唔……手法不错。」春夏笑着道,玉指却在文风的乳头上画圈圈。
      半透明的贴身内裤,唯一的作用只有让看见他的男人想尽办法要粗暴的撕掉
    它。全裸的文风感受着在那块近乎无物般的薄纱后,有两片开合着,流出丝丝淫
    水的阴唇,在磨擦、滋润着自己鸡巴。
      春夏压着文风,两手紧按着他的肩头,不让他脱下她的内裤,却用腰部扭动
    屁股,用淫穴不停的在文风那坚挺的阳具上打圈。
      「春夏姐,你就让我爽一下吧!」
      「哦?难道你现在很不爽吗?」春夏说着,便站起了身子。
      「不,不是,也很爽,可,可是我想要插进春夏姐的小穴!」
      「是这样啊,那姐姐误会了你吶。」
      「没,没关系。」
      春夏说罢,却也不坐回,却是蹲到了夜风的面上,看着近在眼前,却又被薄
    纱掩盖着的两瓣阴唇,文风只能用大得吓人的咽口水声来表达他对它的渴求到了
    怎么样的程度。
      「我解啰。」春夏娇笑着道。两手轻轻拉下内裤的裤头带,那粉红色沾满了
    淫水的内裤便掉在了文风的面上。
      阴冷的淫水气息和若有若无的内裤,清楚的告诉文风春夏确然是一只女鬼,
    可是偏偏就因为她是女鬼,和她交合所带来的精神冲击更是强烈。
      「想要插姐姐的小穴啊?」
      「嗯!」
      「那就先喝下姐姐的圣水吧!」说罢,没让文风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便感到
    滴滴答答的一泡水花淋在了面上,清凉的水花击打在面上,密密麻麻而充满了力
    道,阴冷却又是清凉,就像在夏天酷热的天气下,偶然突如其来的一场急雨,虽
    然让人好不狼狈,却也是消了身上的酷热,那个叫人清凉愉快。
      早被欲火烧得五内俱焚的文风,一张嘴便要喝下那雨水般的圣水,无疑,这
    不会有甘甜的味道(除非有糖尿……),而且还有尿骚味,可是却更让人疯狂。
      当圣水停下了,文风还不自觉的用舌头扫了扫嘴角。
      没等文风回味那圣水的滋味,文风便感到了下身一紧,鸡巴的头部就似中了
    紧箍咒一样,可微痛中却带着让文风这青头仔更是无法抗拒的触感,紧窄而且会
    收缩张合的肉壁,似冰般的淫穴紧贴着文风火热的鸡巴。
      「好大……」春夏边淫笑着道,边双手支地,扭着蛇腰,一上一下的抽动着
    身体。
      文风看着那对上下晃动不停的巨乳,一脸淫荡笑意的春夏,感到下体似有些
    什么要爆发出来。
      「唉,雏儿就是不够持久,没关系,姐姐来帮你。」
      文风顿感到春夏的肉穴紧紧的收缩着,鸡巴一阵急痛,可那已产了出来的精
    液却没有成功的喷发出来,似是像步枪的枪口被堵着了一样。
      「抱起我。」
      文风依言抱起春夏。「好轻!」文风惊叹着道。
      春夏白了文风一眼,道:「我是灵体,要不是……呼……你有童姥法力加持
    和阴阳眼,你连摸也摸不上我呢!嗯……」
      由于春夏身重极轻,所以文风便大着胆子和春夏干了一些极需手力和腰力的
    体位,春夏虽然久经风情,可在现今世界,不少体位也是日新月异的进化着,好
    些千奇百怪的体位,春夏也是闻所未闻,便也合作着和文风配合起来。
      「啊……要,要去了,快……快射出你的精气……啊……要死了…………我
    又要死了!」
      文风这回终于得到解放,下体的精气一股脑的喷发出来,一个多星期的存货
    通通灌入了春夏的淫穴当中。
      文风喘着大气的想把鸡巴拉出,却感到天旋地转,心道:「难道我被了……
    已经被吸干?」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好重啊……快点让开……喂!」
      春夏推了推文风,却发现他昏了过去。「唉哎,太久没这样爽过了,一不小
    心吸了过量……呼……还好他是六阳之体,精气多于常人,可是明天是没法工作
    了……也罢,放多一天假期,哈!」
      春夏推不动文风,又不想耗费法力弹开文风,也怕文风太虚弱,一不小心弄
    死了他。于是在小腰上一划,只见那白玉可人的身躯拦腰断开,春夏退开半丈,
    身形一转,下半身已从文风身下移出,重新接合到春夏的身体处。
      「啊,不要浪费了这精气,嗯……分15点到储存器上,剩下还有14点,
    哈,赚大发了今次!」说着瞄了瞄文风,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再和这巨根的傻
    小子干多几炮!

                 第三回  性奴小霞
      翌日的中午,文风已经知道了昨晚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虽然有些无奈和愤
    怒,可是自己却又没有反抗的本事。不过知道今晚不用当夜工,气也消了好些。
      文风本来是便利店的临时夜更员工,可得了人肉提精机这份「工作」后,在
    时间的不配合下,唯有郁闷地辞职了,还好童姥还有点人性,每个月发他一万元
    港币,还说试工期才这个价,这职业好歹也是卖肉的,表现良好的话,月入可以
    给他两万。
      虽然不满童姥称他为「卖肉」工作者,可也没能提出什么有力的反驳理由,
    也就悻悻然的接受这职业了。
      其实这工作也算是相当不错了,虽然从品德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份好工作,可
    是以性行业来说,每天工作时期(0000-0530),而接客数约十人以下
    甚至一个也没有,对象也必然是美女,月入有一万,甚至将会有二万,这可说是
    优差了。
      文风以前当文员时,一个月月入顶多就7000多,现在一万多可让他爽死
    了。
      手里多了钱,自然得好好的逛一下。照了照镜子,该换身衣服吧!整天给便
    利店的小丫头说没气质又不酷,害他明明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却连好朋友都没有
    当成。
      人来人往的中环,白天无论什么时候仍是车水马龙,人流不绝。
      中环并不是时下年青人要潮要帅的好去处,只是要想换一身轻松的随身服的
    话,对本身就住在上环的文风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在店员的推介下,文风买了一套减价衣服,八百五十元三件,不能算便宜,
    可是对文风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价钱。
      「呼……」一声口哨响起。
      文风转头过去,却看到一幕难以相信的境象。
      只见左边的一条小巷,正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女孩,喔,不,她的颈上还
    有一个红色的狗圈。只见她一手在揉着自己不大不小的乳房,另一手则在挖着自
    己的小穴。
      而那女孩的前方还有个金头发的流氓,正蹲在女孩的身前仔细的看着。
      文风也不禁走近去看。那流氓看到了文风,先是一惊,然后才笑着道:「兄
    弟,真赞啊对不?」
      文风闻言便道:「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刚刚想小便,却看到了这淫娃在这里自慰,看到我也没理会,继
    续在自慰。」
      文风听罢,不禁咽了口口水。那流氓立时道:「喂,没看到那牌子吗?小心
    啊!」
      文风这才留意到女孩身后的墙壁上有块黄金牌子,上面写着:「只许远看,
    不准触摸。」
      「能用真金打这么一个牌子,那这贱货的主人也一定是个人物,反正白看有
    爽到,那也没差!」
      文风再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特别,便转身离去了。
          ***    ***    ***    ***
      又过了一天,文风这回总算正式的穿上了制服。
      文风坐在最后排的位置上,有些不安的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
      春夏看见他这个样子,便笑着走近,道:「怎么了,开始感到不安?」
      「一、一点点吧!」说到底,文风也不过是一平常的青年,虽然前天成功脱
    离了处男之身,可是这「卖肉」的事儿,怎么说也让他有点忐忑不安。
      虽然对象基本是美女无疑,可性格怎样,要是自己功夫不好,会不会被骂,
    或是被耻笑……
      长长的喷气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文风。
      「呵,有客人了!」春夏笑着站起身子,看着一个茫然的身影,微抖着瘦弱
    的身体,慢慢的走上了鬼巴士。
      「请,请问,这是那直接通往那通道的鬼巴士吗?」
      春夏拖着女鬼的手,边把她拉入边道:「没错……啊?你没穿衣服啊?」
      女鬼闻言一低头,文风便没看到她的脸,只是既然她的身影进了自己的「法
    眼」,那想必也是个美女了。
      「妳身前是妓女?」
      「不……我……我是性奴……」女鬼艰难的说出自己的职业,并抬起她的小
    脸。
      文风暗道果是一个美女,只是怎么这么的熟眼呢?搜索着记忆的文风,没有
    留意春夏和女鬼的对答,只是自个儿的在回忆着。
      文风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你是昨天我在中环看到的女孩子!」
      那本正聆听着春夏说话的女鬼,闻言一惊,这才认真的看了看文风。
      而春夏却手指一弹,接着文风感头额头似是被什么重物击中,立时掩着头蹲
    下,连连呼痛。
      「哼!我说话你也敢插嘴,你是想死了吗?9527,麻烦你记清自己的身
    份!你只是一部提精机!」春夏不留情面的说法,虽然让文风十分的羞怒,可文
    风还是无语的低下头,静静的坐了在一旁。
      文风何尝不想小宇宙爆发,把春夏一巴掌掴在地上,撕开她的衣服,当着性
    奴的面前把她干得像条母狗一样,可是现实是,只怕他一有什么不妥的反应,春
    夏手一伸就能把他打成同类了。
      「呼」春夏似是消了点气,然后对女鬼道:「小霞,刚刚那吵耳的家伙,就
    是我说的人肉提精机了,虽然长得有点难看,可是和他交合一次,所能为妳带来
    的利益却绝对足够的!」
      文风郁闷,被强干还要说长得难看,操!
      小霞望了望正低着头,竖起耳朵,边用手指在墙壁上画圈圈的文风。样子并
    不是太难看,性格也不是太讨厌(最少比她的主人和那金毛男好!),何况自己
    都是破鞋了……
      小霞点点头,道:「好吧!我同意这种支付方式……也愿意签那合约。」
      春夏闻言,脸上又似开了一朵鲜花。(春夏的工作实际上和推销员差不多,
    每单都有提成。)
      春夏食指一挑,毫无防备的文风便被硬生生拉上了半空,然后跌在了春夏的
    旁边。
      「我……妳就不能温柔点吗?」文风低声的道了句。
      春夏没有理会,踢了他一脚后,冷然道:「脱光你的衣服!」
      「好的,女王。」文风不满地讽刺道,可惜他只看到了春夏似乎相当满意他
    这个称呼的表情。「靠,这贱货果然有虐待癖!」
      文风虽然口中诸多抱怨,衣服脱起来却还是十分的快速。
      「像条死尸的躺在地上吧!」
      「就不能说得好听点吗?」回应文风的是一记踢在他腰眼的踢击。
      文风闭上了双眼,说实在,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冷的铁车板上,竖着自己那不
    小的小弟弟,看着两只美丽的女鬼正俯视着自己的感觉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好受,
    犹其是,其中一人穿着高跟鞋,提着脚尖在自己的小弟上方摇摆不定。
      「他妈的!希望那个贱货不会真的是有虐待癖吧!不然她这一踏下来,我下
    半生的性福就没了!」
      没让文风胡思乱想得太久,一阵温软忽地包着了他的小弟。文风偷偷睁开右
    眼,便看到那俏丽的性奴女鬼小霞,正跪伏在自己的跨间,低着头吸吮着自己的
    小弟。
      小霞柔软湿滑的丁香小舌先是在文风的龟头上把起圆圈,熟练得让人难以挑
    剔的口技是文风从未感受过的(虽然他连口交也没没试过),小霞吐出文风的鸡
    巴,舌头顺着那刚硬的线条游走到那两颗之上,小霞的香唇轻轻含着文风的其中
    一颗,舌头慢慢的清理着上面的污垢。
      文风的身体不受控的打了几个抖,高级性奴的性技巧只需略施几手,便足以
    让文风精尽人亡。
      只是小霞口中极有分寸,从文风的反应,预计到他能承受的极限,让文风在
    兴奋的边缘不上不下,持续着的性高潮让他感受到小说中那些淫荡的女主角被干
    得像条母狗一样抛弃尊严,要求陌生男人干她的快感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了。
      事实上这样的感觉就像毒品一样,当无法抵抗它的诱惑,那就是沉沦的开端
    了。
      口交然后到乳交,春夏在旁看着却没有不耐烦,反而好奇的学习着小霞的技
    巧。
      小霞并没有急着让两颗浑圆硕大的乳房挤夹文风的小弟,而是先从下而上,
    用手托着自己的那对巨乳,再用巨乳轻轻碰击文风的鸡巴。
      「呼」文风咬着牙也忍不着低呼了一声。美妙的触感让他难以自控。
      小霞一手握着文风滚烫的鸡巴,一手拱起自己一边乳房,让文风的鸡巴在她
    的小樱桃上打圈,文风感受着美妙的触感,边看着乳头被火热的鸡巴所撞击得到
    快感的小霞,面上那羞悦的表情(小霞并不是真的害羞,而是训练所得,在适当
    的时候都会自觉地露出羞涩的表情),这是文风所经历过最美妙的体验!
      小霞接着便把双乳夹着文风的鸡巴,带点阴冷气息的双乳就像满满的雪堆挤
    kkbokk.CoM
    着,但却有着布丁般的触感,双重的刺激让文风只能咬着牙死死的忍着,不让自
    己在一击之下就溃败。
      小霞或许感受到了文风的难受,习惯了主人持久的她虽然有点惊讶,却还是
    快速的停止了乳交,而是把身子往上移,然后用那湿滑之处,慢慢圬紧裹着文风
    的热鸡巴。
      「唔……比主人的还要大……」小霞感受着那滚烫的一根,因为自己大量淫
    水而轻易滑入自己体内,由于身体的阴气,男根的热力比以往无论任何一次性交
    还来得热烈。
      「好……好舒服……」小霞呻吟着道:「啊……自己掌控速度……真棒!」
    身为性奴,做爱的节奏,方式,技巧,从来都不是她能掌控的。
      文风脑中已是一片空白,肉穴的压挤,快慢不一但却带着奇异节奏的抽动,
    眼前两颗抛动不停的巨乳,似没有重晾的曼妙身驱,一脸满足幸福的俏丽脸庞,
    已经让他难以思考,只能让身体做出本能的反应,随着节奏慢慢的抽动,两手往
    小霞的乳房抓去。
      「啊……这……这么快……唔……我才不会放过你!」文风终于在一分钟后
    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可是在小霞的技巧之下,完全没有得到休息的机会,下体又
    再度的勃了起来。
      「靠……快停下来……呜……你这……啊……妈的……」
      「唔嗯……快了……人家快要到顶了……好棒……再骂我多一点……啊」
      「你这婊子……操……小心给老子干大妳的肚子……啊!」
      「好啊……干大我的肚子……姐姐给奶你吃……到……到顶了!」
      春夏看着文风,在他射出精气的一刻,手指一点,接着文风便感到整条鸡巴
    似是比雪藏了一般,而那精液也急煞着,没有射出半点。
      只是这种感觉却不好受,一口气不上不下的,文风喘着大气,看着小霞慢慢
    提起的身子,而自己那儿却软趴趴的垂下。
      「我靠,不是痿了吧!」文风吃惊的道。
      「你那张缺德的嘴给老娘闭上!」春夏玉指一点,文风的嘴便张不开来。
      春夏打开先前在小霞身上的临时法器,提取了春夏得到的精气点数,数量是
    32点,虽然每次射出的数量是不定,可是相差的值这么大,也证明了小霞的技
    术确是在春夏之上。
      春夏分出20点在机器之上,然后自己又拿了2点,然后把剩余的10点封
    在了一张卡片之上。
      春夏把卡片交给了小霞,道:「你先拿着,到了通道,本部会有人教你一些
    常识。」说着看了看正在一旁慢慢的穿上衣服,一脸满足的文风一眼。
      「没想到只不过进行了一次交合,这家伙的精气量便增加到了能承受被一下
    子抽取32点精气,童姥的眼光果然没错……只要加以调教……」
      正在穿衣服的文风感到没来由一阵阴寒,立时加速的穿上制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