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短篇 幻流云被奸

    发布时间:2019-10-11 00:00:33   


     当今武林有一句话,江南为首,幻剑为尊。
      
      江南武林一直在中原武林占据着最重要的一席,而幻剑山庄则不仅仅是江南之首,更是武林之尊,其声势已盖过少林武当,成为武林第一门派。
      
      幻剑山庄庄主剑亦幻,年近六十,手中剑谓幻剑,一手亦真亦幻剑法所向披靡,击败天下武林好手,荣登武林第一人之位。
      
      大弟子断水,年若三十,剑法深得剑亦幻真传,并自创断水剑法,曾以一式抽刀断水水更流击退魔门十高手之一的剑魔;二弟子剑多情,二十五岁,风流倜傥,貌若子都,文采出众,人称玉公子,更被江湖中人冠之以武林第一公子的美称,武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比其师兄更胜一踌,三弟子幻流云,是唯一的一个女弟子,武功先不说,其美貌却足以颠倒众生,好事者称之为江南第一美人,不过令很多人无奈的是,她与剑多情青梅竹马,长大后更是毫不避讳的同进同出,并骥江湖,直如一对神仙眷侣。而最近,武林各门各派都收到一份大红喜帖,玉公子剑多情与其师妹幻流云即将成亲,一时之间,各大门派纷纷谴人前往祝贺。
      
      今天就是剑多情和幻流云的成亲之日,叶飘零也准备了一份贺礼,跟着贺喜的人一起进去,五年来,叶飘零的变化已经很大,加上他又刻意化了一下妆,在脸上加了两道络腮胡子,现在估计除了雪无双和傅玉洁能认出他出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五年了,幻剑山庄还是这样,不过已经物是人非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叶飘零触景伤情,不禁微微有些失神。
      
      这里,是他曾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曾经他很熟悉这里的一切,曾经他是剑亦幻最小的弟子,他也曾幻想着有朝一日,扬名武林,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往事,现在,幻剑山庄是否还有人记得他呢?
      
      他并没有去大厅,幻剑山庄这么多客人,而大都是叱咤风云威振一方的人物,自然没人来招呼他这种小角色,而这也正合他的意思。
      
      他微微提起功力,收敛自己的呼吸,凭着记忆中感觉找到了幻流云的闺房,靠近她的窗前,他没来由的心跳加速,轻轻一指,戳破了窗户,透过那小空隙,他看见了那一身喜服的佳人。一时之间,心潮起伏,五年了,你终于要嫁给他了,可是你有没想过我?我不会让你就这么如愿的。
      
      叶飘零咬了咬牙,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开现出一个可爱的丫鬟,他认识她,正是幻流云的贴身丫鬟夜月,夜月应该已经十六岁了,五年前,她还是一个小孩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美人了,虽是丫鬟,却不缺乏大家闺秀的气质,柳眉凤目,正一副浅笑盈盈的样子,看见叶飘零一阵惊讶正想说什么已经被他一指点倒,顺手扶住她不让她倒下去,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在地上,进门,顺手把门关上,整个过程瞬间完成,且几乎没有任何声响。
      
      “小月,谁来了?是不是要出去了?”声音还是那么悦耳,不过此时含有一点点的羞涩,还有期待。
      
      “你是谁?你不是小月!”她突然叫了起来,正要想喊,已经感觉一麻,登时不能动弹,张嘴也是无声。
      
      我的好师姐,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是多么的想你吗?“叶飘零一下把她给抱了起来,让她的脸对着自己,还把脸上的化妆给卸了下来,”师姐,你是否还记得你可怜的小师弟呢?“幻流云一副惊骇的样子,却苦于说不出话来。
      
      ”师姐,你知道吗?我可是特意为了你才来的,从今天开始,你就属于我的了。“叶飘零眼里露出了疯狂的占有欲,狠狠的吻上了幻流云,幻流云眼里露出惊恐羞愤的神色,奈何现在却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师姐,我先收回一点利息,等到安全的地方了,我就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了,现在我就带你走了。“叶飘零松开幻流云的樱唇,拦腰抱起了她,从从容容的走了出去。
      
      ”师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叶飘零轻车路熟的从后门出去,一路上居然也没被人发现,这里是幻剑山庄的背后,基本上不会有人往这里来。
      
      ”师姐,你看这个地方当我们的新房好吗?“后面居然有一个山洞,进去后叶飘零按了几按,赫然出现一个宽敞的地方。里面床桌凳椅,一应俱全。很干净,虽然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人在这里过了,但是没有一丝的灰尘。幻流云眼里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却苦于无法表达。
      
      ”师姐,你知道吗?以前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呆这里,因为我怕看到你和剑多情一起亲热的模样。师姐,你知道不知道以前我是多么的爱你?可是你呢?
      
      你居然和剑多情一起来陷害我!“叶飘零先是低低的声音最后愤怒的高声说道。
      
      ”今天,我要让剑多情在天下英雄面前颜面扫地。哈哈“叶飘零狂笑了起来。
      
      叶飘零轻轻的把幻流云放在了石榻上,俯身吻了过去。
      
      ”师姐,你哭什么呢?我才这样你就开始哭了,那等会你该怎么办呢?“叶飘零脸上露出了邪笑,幻流云无声的泪水不停的滑落。
      
      ”师姐,你知道吗?你哭起来比平时还要漂亮。“叶飘零在幻流云的脸上细细的吻着,从额头往下,一丝地方也不放过,最好印在了她的樱唇上面,贪婪的开始吮吸着。
      
      ”师姐,今天你就是我的新娘。“叶飘零轻轻解开了幻流云胸前的衣服,右手滑进了衣内,攀上了那饱满柔软的玉峰,幻流云羞愤欲死,心里盼望着剑多情快来救她,然而最终她绝望了,叶飘零已经慢慢的开始用左手解开了她的外衣,右手还不停的揉捏着她的圣女峰,莫名的刺激感觉加上激烈的羞愤,幻流云一时昏了过去。
      
      然而叶飘零却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不到片刻,塌上已经出现一个粉雕玉琢般的绝美玉体,玲珑的身段,凝脂般的肌肤,刺激着叶飘零的眼球,熊熊欲火在心中燃起,叶飘零终于扑了上去。
    kkbokk.CoM
      
      多年的相思,五年的爱恨,今朝都发泄了出来,叶飘零挺身进入了幻流云的处女地,突然的疼痛让幻流云清醒了过来,然而她情愿不要醒。
      
      ”师姐,我终于得到你了。“叶飘零眼神中充满强烈的占有欲,狂热,充满野性。
      
      ”你这禽兽。“叶飘零终于解开了她的哑穴,人还在她身上进行猛烈的冲刺,双手也丝毫不闲者,几年来用在雪无双和傅玉洁身上的调情手段一古脑的全用在了幻流云身上。幻流云努力控制自己,然而发现身体悲哀的在迎合着叶飘零,心中的悲愤一时无法形容。
      
      ”师姐,你只管骂吧,等会我就会让你心中的好情郎看到你现在这模样,哈哈。“叶飘零向幻流云发起了最后的冲刺,不到一会,生命的精华尽注入幻流云体内。
      
      ”师姐,等你怀上我的孩子了,我就把你送回来,然后让剑多情做个便宜父亲,你说我对他是不是很好?连丈夫的责任我也替他尽了。“叶飘零发泄过后还紧紧的搂着幻流云,两人的身体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叶飘零一边吻着幻流云的肌肤,一边喃喃自语。可怜的幻流云现在已经是两眼空洞无物,神情呆滞,大红的喜服在地上散落。
      
      ”师姐,还过一会儿我就带你出去了,我要让今天所有的客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叶飘零开始帮幻流云穿着衣服,顺便也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
      
      ”不要啊,我求求你,不要。“幻流云突然哭了出来,悲悲切切的,”你就这样带我走好不好?不要让我去见别人,我求你了。“”你怕剑多情丢人是吧?这个时候了你还只是想着他?“叶飘零莫名的嫉妒心起,”我就是要他颜面丧尽,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堂堂的武林第一公子,还没成亲就被人戴上了一顶绿帽子。“叶飘零声音阴冷。
      
      ”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小师弟,我好歹是你的师姐啊,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你不就是想要我吗?我保证跟着你,不离开你,你不要让我今天这样子见人好不好?“幻流云还在哀求,可惜叶飘零一点也不为所动。
      
      ”你不是好好声声说爱我吗?你跟本就不爱我!你要是爱我的话,根本就不会这么对我!“幻流云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我是爱你,不过那是五年前了,现在我的心里对你只有恨!“叶飘零冷冷的说道,抱起了幻流云,开始向外面走去。
      
      踏出这个曾陪伴他多年的” 家“ ,叶飘零心里有一些微微的不舍,这个地方,曾经伴随着他度过了所有悲伤与快乐的时候,然而,他知道,今天一走,他朝已经不知是否还能再回来了。
      
      尘归尘,土归土,就让这里永远的埋葬在地下吧。” 叶飘零眼光一阵迷离,轻轻一叹,右掌挥起,一道猛烈的掌风劈向了洞口,烟消尘散,山洞已经不复存在,而隆隆的声音却还不停的传来。
      
      师弟,多年不见了。“ 低沉的声音在叶飘零的耳边响起。
      
      师兄,你似乎又喝醉了。” 叶飘零淡淡的说道,转过身来,“ 师弟,你似乎变了很多。” 断水看了看叶飘零怀里的幻流云,嘴角一阵抽搐。
      
      师兄,你却还是没变。“ 叶飘零还是那么淡淡的表情,脚已经抬了起来,师兄,你可以带我去见师傅了。”“你要这样去见师傅?” 断水一谔。
      
      当然,顺便见见我那二师兄,我可是待不及要见他了。“ 叶飘零说着又用那可恶的手在幻流云脸蛋上捏了捏,” 师姐,你是对吗?“”师弟,你只要现在放了师妹,我可以放你走。“ 断水脸色一变,已经隐隐明白叶飘零想干什么了。
      
      师兄,我等这么一天很久了,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 叶飘零手又滑进了幻流云的内衣,“ 师兄,如果你不想见到你喜欢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羞辱的话,还是带我去见见师傅吧。”“师弟,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断水强忍怒气。
      
      不要。“ 幻流云发出了一声呻吟,原来叶飘零在抚摩着她的双峰,她已经不堪刺激。
      
      好,我带你去!” 断水脸上一阵青红皂白的,“ 不过你最好不要太过分!师兄,我只是想和师傅和二师兄叙叙旧而已罢了。” 叶飘零嘻嘻一笑,停止了在幻流云身上的动作,幻流云眼角流下两行屈辱的泪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